LAW OFFICE OF AHN AND SINOWITZ

Blogs

为什么说婚姻和爱情其实没有关系?

最近一直有一个小感触。
这两年我见证了好几个女生从单身到恋爱再到结婚,一开始她们都觉得挺满足的,但随着婚姻的深入,来自她们的吐槽越来越多。
包括我接触过的大多数已婚女性,都经常感慨,什么爱不爱的,男人一个个翻脸比翻书还快。
Image
好像女性多数还是要真的走进了婚姻,才察觉到爱情的不可靠和不确定性。
这当然不是她们个人的问题或者个别现象,这是现在女生普遍都有的困扰,追求了半天爱情与婚姻,最后发现爱情跟婚姻似乎完全无法划等号。
就像有些年轻女生会反复问我,为什么我总说婚姻和爱情是两件事。
因为……婚姻和爱情,本来就是两件事啊。

Image

“婚姻”这个东西,从诞生之初就是一种经济关系。
最早是为了连接两个部落,后来是为了连接两个家族,让双方都可以在经济利益上得到好处。
与其说是结婚,不如说是你从你家里挑个年轻男孩子,我从我家里挑个年轻女孩子,从此你我两家资源共享,相互帮助,一起发财。

甚至有时候,那种女方家里有好几个女儿的,新郎到临结婚前都未必知道自己要娶的是哪个。
或者男的追求姐姐,姐姐不答应,他转头就去追妹妹了。

放到现在我们会觉得这纯属扯淡,臭男人不要脸,但在过去这很常见,因为男方要娶的,实质是女方家的钱,新娘是谁并不重要。

Image·

图自电影《傲慢与偏见》(2005年版)
这种制度下,结婚双方当然也就不可能有什么自主意愿。
女性更不必说,因为不被允许参与工作,不具有社会地位,她们的命运无非就是“所有权”的转让——从父母,转交给男人。
大多数女性的宿命就是,长大到一定年纪,父母给她准备一些嫁妆,把她连同嫁妆一起送出去。

她的身体、人以及财产,从此归男人所有。

为了加强这种从属意义,也为了“捍卫”男性在家庭中说一不二的权力,她的一切都要和丈夫紧紧绑定。
比如在欧美,女性婚后要把姓改成夫姓。

而在我国古代,女子索性连名字都不对外公开,以“夫姓+自己的姓+氏”称呼,例如“张王氏”(姓王的女人嫁给了姓张的男人)。
由此我们可以大概得出结论,婚姻制度从诞生到成熟,主要是为了财产服务的,又因为只有男性有权支配财产,也就等于是为男性服务的。
这也是为什么,曾经的世界各地,都非常看重女子的“贞洁”、“处女之身”,只有这样,男人才能确保孩子是他亲生,确保他的核心利益不会受损。
直到两三百年前,才发生了变化。

Image

“爱情”这个概念很早就有,但真正和婚姻扯上关系,并不太久。

到18世纪之前,“爱情”还更多被认为是一种男女间的“激情”,是危险的,是会破坏婚姻的,注定不会有“幸福的结局”。
但第一次工业革命带来了社会的剧变,越来越多人开始不满足于之前那种婚姻模式,也随之开始追求个人选择和个人幸福。

同时女性也开始参与社会劳动,有了工作,兜里有了钱。

Image

· 过去的纺织女工

既然女性靠自己就能获得财产,那她们就有了底气和自我意识,想要拥有更多。
选举权、受教育权、参政权……体现在婚姻上,就是她们更希望可以自己选择伴侣。
婚姻的意义也发生了改变,不再单纯是两个家族的经济合作,不再单纯为了财产服务,逐渐转向了“小家庭”、“私人化”,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事。
于是人们在结婚时,就渐渐将“爱情”作为一种因素纳入了考量。

毕竟,都能自己选了,那还不选个喜欢的?


Image·

图自电影《傲慢与偏见》(2005年版)
但那个时候,“因为爱情结婚”依然被认为是一种激进的想法,很多女性因此晚婚,乃至不婚。
比如写出《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的简·奥斯汀,第一段感情因为双方家庭阻挠无奈破裂,选择了终身不嫁。
比她晚几十年出生、《简·爱》的作者夏洛蒂·勃朗特,38岁才顶着父亲的反对,嫁给了心爱的人。

之后的年月里,社会继续快速发展,女性的地位和过去相比有了更大的变化,“因爱成婚”才慢慢被更多人接纳,“女性必须依附于男性”的婚姻制度才慢慢受到了撼动。
女性不再必须为了未来的丈夫“守贞”,也不再因为婚姻而完全失去自己。
到现在,我们的婚恋观已经彻底改变了,自由恋爱、自由结婚,婚姻带上了情感满足的需求,也成了我们实现个人成就感的一部分。
但是……

一个悲哀的现实是,虽然我们现在可以自然地把爱情和婚姻放在一起讨论,但传统婚姻观念并没有消除,男性的主导地位也没有受到太大动摇。
结果现代女性在面对婚姻的时候,反而陷入了更大的困境。

一方面是父母还有很大的话语权,甚至会完全无视女儿的个人意愿。
另一方面,男性的思想转变非常迟滞缓慢,他们依然在强调女性要依附于丈夫生存,要为家庭服务,不能有太强的自我意识。
举个例子,在女性普遍有工作、有事业的今天,家务、育儿乃至照顾男方父母,还是被下意识认为是她们独有的责任。

Image

· 潜台词:做家务生孩子照顾对方父母,都是女性的活儿

部分男性还是在强调另一半的“贞洁”,强调他在两性关系中的话语权。
“贤惠”、“懂事”是对女性的最高赞誉,“强势”、“泼辣”则被认为是不可取的,是“不利于婚姻稳定”的。

Image·

2018年某地民政局发给新婚夫妻的小册子,而现在2022年了,这种“女性在婚姻中要以丈夫为重”的言论还广泛存在
区别仅仅在于,过去婚姻父母全权做主,属于明面上的“交易”,现在却有了“爱情”可以作为伪装。
某些男性不再需要财富或者成就,只需要对女方许下“永恒的爱情”,就能借助女性对爱情的憧憬,实现他个人的利益最大化。
等女性反应过来这并非一笔划算买卖,多数已经进入了婚姻的牢笼。

换句话说,这么多年来,男性可以通过婚姻得到的,他们仍旧可以得到,但这其中一部分成本,却转移到了女性身上。

所以女性在看待爱情与婚姻的时候,一定要看到,婚姻一直以来都没有摆脱经济关系的本质,自然也就没有摆脱为男性服务的本质。
婚恋自由的根源是女性地位的提高,是一代代女性靠工作和呼吁换来的,和爱情没什么关系。是女性自己改变了,婚姻本身并没有改变。
如果你只是为了爱情去追求婚姻,就容易跌入一个陷阱,毕竟爱情只是一种情感,不具备实际效益,婚姻却要复杂许多。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大家重又提起了“门当户对”,女生中“不想结婚”的也越来越多。
因为兜兜转转,女性终于还是发现,男性的思想进步程度,赶不上她们诉求的转变,与其指望他们自己醒悟,不如先保证现有的生活不滑坡。
当然,这个时代,没有爱情的婚姻同样是脆弱的。

但只有爱情的婚姻,也是个骗局。

原文链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ll Now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