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OFFICE OF AHN AND SINOWITZ

Blogs

她打算让备胎转正



$

点击下方卡片,关注“我是九爷“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这样就不会弄丢我啦 

                                          文/尚祯

1
“什么?经纬出车祸了?”晚十点,接到电话的李母大叫,“天哪!怎么会这样!经纬他不是在外地出差吗?啊?今晚回来的途中出的事?天!”
李母随即抓着手机从房里冲出来,三两步来到李琼的房间,吧嗒一声摁亮了灯。李父也裹着睡衣跟过来,表情严肃。
李母对着对话那头哭天抢地的准亲家母紧张道:“那经纬现在人怎么样?哪个医院,我们马上过去……什么?不用去?那怎么行?经纬是李琼的未婚夫,是我女婿,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们怎么能不去呢?
“……行了不说了,你也别太着急了,经纬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儿的。我们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看着坐在床上目瞪口呆的李琼,李母赶紧抓起一旁的衣服扔给她:“赶紧穿衣服,经纬出车祸了。她妈说情况很严重,能不能抢救得过来还不知道。”
李母一边穿袜子一边唏嘘:“造孽啊!居然出了这种事儿。”
跟着她又无不担忧道,“这可怎么好?你俩才订婚没多久,他就出了车祸。死活都好,就怕落个半身不遂脑出血什么的,那可就……”
“呸呸呸!”李父捅了她一下,“你不会说话就别说!”
“我这不也是为咱闺女担心么?”李母急道,“好不容易找了个条件这么好的人家……要是没什么大碍当然谢天谢地,万一真没抢救过来,那也只当咱没这个命,攀不上这门亲。就怕救过来,落下个不小的残疾,那这婚到底结不结呢?”
看着李琼还杵在床上一动不动,一脸的难以置信,李母道:“你怎么还愣着啊,快穿啊!你也别怕,你俩这不还没结婚吗?他要真有个好歹,我们还能逼你嫁他不成?具体什么情况去了医院才知道啊!”
李琼跟陆经纬于三个月前订婚,计划今年底就完婚。上周陆经纬去外地出差,走前看她情绪低落很不舍的样子,还安慰她,说最多一周就能回来,问她想要什么礼物。
当时她确实心情糟糕,也没怎么搭理他。谁承想这才几天,竟出了这样的事儿。
2
一家子赶到医院,远远地听到抢救室外哭声震天。
李母上前扶起瘫坐在地的陆母:“经纬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啊?”
“还在里面抢救。早知道会这样,当初说什么也不让他出这个差!老天啊,我就经纬这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啊!”
众人哀哭一片,就连不善言辞的李父也凑上前去安慰老泪纵横的陆父。
然而作为未婚妻的李琼,却怎么也挤不出一滴泪来。她像雕塑一样在旁杵着,一动不动,好像还没从这噩耗中回过神来。
她看着门上“抢救中”三个冰冷肃穆的大字,看着陆家二老悲怆欲绝地叫着儿子的名字,愈发觉得不可思议。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个与自己处了两年多,即将与她步入婚姻的男人,竟会遭此厄运,命悬一线。
下一秒,她转过身,匆匆走进楼梯间,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男人的电话,颤声道:“陆经纬、陆经纬他……”
“陆经纬?他怎么了?”对于这么晚给自己打来电话,并提到她未婚夫,男人感到有些意外。
“陆经纬出车祸了。”李琼哽咽着,声音抖得厉害。
“出车祸了?死了?”男人大叫。
“没、没有。还在抢救。”李琼用力捏着手机,指节发白。
没有一个词能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因为情绪太过复杂,以至于她浑身上下都不住地颤抖。而她也被她心底生出的那一丝充满了罪恶的庆幸吓到,像一个丑陋的骷髅无意中从镜中窥见了自己的模样。
是的,庆幸。陆经纬的车祸于其他人而言是噩耗,对她来说,却是不可宣之于口的“幸事”。
男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顿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你现在在哪儿?家,还是医院?”
“医院。刚来没一会儿。鹏飞,你说,陆经纬他,会不会……抢救不过来?”
问完这话,她自己都吓一跳,因为她的语气里有一丝令人胆寒的雀跃。
“车祸很严重,已经抢救了两个小时,到现在还没结果。我妈说,就算他抢救过来了,怕也不是个全乎人……他要是、要是真落下什么后遗症,那我跟他的婚事,应该就不作数了。那我们……”
正在此时有人走过来,李琼匆匆挂断了电话。
3
说起来连李琼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居然跟顾鹏飞相恋六年了。和陆经纬在一起的这两年,她跟顾鹏飞一直没有断过。
当年李琼和顾鹏飞在校园里爱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顾鹏飞阳光帅气会来事儿,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李琼第一次见他就怦然心动了。
后来也是李琼主动接近的他。
可是顾鹏飞家条件太差了。就连他大学的学费都是家里东拼西凑来的。毕业后尽管他已经很努力了,但在这竞争激烈的大城市依然没能找到好工作,买车买房更是奢望。所以李琼直到毕业后的第二年被家里安排相亲时才说出了顾鹏飞的存在。
在知道顾鹏飞家的条件后,李琼爸妈简直气炸了。背着他们谈了几年恋爱也就算了,居然还找了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随后,他们频频给李琼安排相亲,在接连pass了N多个之后,迎来了陆经纬。
单看条件,陆经纬确实无可挑剔。家境好,工作好,气质好,五官端正性格沉稳,以世俗的标准来看确实甩了顾鹏飞十八条街。
也正因此,李琼才从最初的强烈抵触到内心逐渐动摇,再到最后顺从父母的心意与之相恋,直至三个月前,跟陆经纬订了婚。
这两年,李琼无时无刻不对顾鹏飞充满愧疚。
表面上看他们的分开是父母强势干涉的结果,实际却是她自己对现实的妥协——她在父母的点醒下,仔细对比了陆经纬和顾鹏飞的差距,联想了未来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状态后,做出了对自己更为有利的选择。
她想试试和陆经纬行不行。但这期间,她不想丢掉顾鹏飞,她要带着与顾鹏飞的爱情去尝试另一种可能。
反正顾鹏飞那么爱她,暂时也不会找别人。男人四十都是盛年,他多等她几年也无妨。也许她跟陆经纬后面性格不合分了呢?就算订了婚结了婚,也许后面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离了呢?若那时顾鹏飞还单着,他们也许还能在一起呢?
而顾鹏飞也因为那份炽热的爱心甘情愿做了她的地下情人,等着水滴石穿、美梦成真的那一天。因为李琼告诉他,她并不爱陆经纬。他们迟早会分开的。而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努力工作让自己变得更好。
4
期间,李琼也曾想过,如果哪天顾鹏飞也有了别人,那就放开他,各自安好。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她又受不了。
那女人是顾鹏飞家里物色的,极其普通,连大学都没上过。
那一天,顾鹏飞喝了很多酒,说他父母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思想保守,觉得男人就该先成家再立业。他是很爱她,可那又怎么样?她很快就要结婚了,他难道要不顾爹妈的死活,等她一辈子吗?
所以,就这样吧!他打算跟那女人在一起了,尽管他们只见过两面,他连那女的长什么样都不记得。
李琼从来没有那么惊恐而绝望过,她以为一手拽一个男人,不管最后是顾鹏飞还是陆经纬,她都可以。直到顾鹏飞提出分手,她才清楚地认识到她对顾鹏飞的感情远比她以为的要深。她根本不能失去他!
所以陆经纬出差那日,她心情低落并不是因为舍不得陆经纬,而是想到顾鹏飞就要跟一个只见过两面,长什么样都没看清的女人结婚,她便心如刀绞,痛不欲生。那一刻,她便萌生了跟陆经纬分手的想法……
所以,得知陆经纬车祸的那一刹那,她第一反应不是担心陆经纬的安危,而是邪恶地想,要是他没抢救过来,那么她跟顾鹏飞是不是就有希望了?
她不必在富足的生活和顾鹏飞之间反复横跳、艰难抉择。更不必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分手理由而发愁了。
此刻,李琼将手机揣回兜里,返回人群。
抢救室的门开了,众人冲上去。
医生:“病人虽然已经抢救过来,但因头部受到剧烈撞击,有淤血压迫了脑神经,很可能会导致行动不便,影响到日常生活。所以等病人情况稳定下来,还需要再做开颅手术。但根据淤血的位置和多方面因素,手术的风险也是比较大的,不确定会不会有其他并发症,也不排除有的病症会伴随终身。”
“另外,他眉骨和下颚处有撞击伤。这个可能需要通过植皮手术和美容手段来修复。”
“一句已经抢救过来了”让陆母再次泪崩。
她既庆幸又悲痛。庆幸的是儿子总算保住了小命,悲痛的是后面还有那么多手术和未知的后遗症、并发症再等着他。
李母含泪安慰:“不管怎么说,经纬总算活过来了。我就说经纬福大命大,会没事儿的。”
此时终于有人注意到了李琼。她方才既没有像大家哭得那么伤心,此刻也没有因为未婚夫终于抢救过来而感到欣慰。如果不是眼眶微红,简直像个事不关己的外人。
李琼自己也察觉到了,赶忙挤出了几滴泪。她一面安慰陆家二老,一面在心里回顾医生的话:淤血压迫脑神经、行动不便影响生活、手术的风险比较大,不排除有的病症会伴随终身……
5
隔天晚上,一家人坐下来讨论陆经纬的事儿。
李琼说她接下来工作有点忙,不方便每天去医院看望陆经纬。
李母完全搞不懂李琼怎么想的,昨日在医院她的表现就很冷漠,完全不是个未婚妻应有的反应。有没有落人话柄还不知道,后面再不去医院照顾,像什么话?
李母不满道:“你有没有心?经纬可是你未婚夫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一点都不难过?你知道陆家的人说什么吗?说经纬是为了早点回来见你,才大晚上开车出的事!你说你,你连去医院照顾都不愿意,让我跟你婆婆怎么说?”
“还没结婚呢,她可不是我婆婆。”李琼冷冰冰地打断:“而且你没听医生说吗?陆经纬脑子里有淤血压迫了神经,会影响行动,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后遗症和并发症!万一真的有,一辈子都要人照顾呢?你难道希望我跟这样的人过一辈子吗?”
“那天咱们去医院之前你自己还说了,他要真落下个什么病根,你也不会把我往火坑推的。这么快就忘了?你是我亲妈吗?”
李母愣住了,李琼这一番话将她拉回了现实。
是啊,作为一个母亲,谁能忍心让自己的女儿嫁给那样一个有着太多不确定因素的人呢?
实际情况摆在眼前,李母不得不为女儿考虑。她心痛地抹着泪:“你要真想好了跟经纬分手,妈不拦你。妈想你过得好,妈不想害你。可眼下经纬刚刚才捡回一条命,你无论如何也不能现在提。等经纬出了重症监护室,情况完全稳定下来,再找个合适的机会说。”
在李妈的要求下,后面几天李琼每天抽空去医院敷衍了一下。
第二周,陆经纬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转到了普通病房。但因为伤势太重,浑身多处骨折,加上脑中有淤血,目前根本动不了。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后,陆经纬几近崩溃,甚至动了轻生的念头。
李琼在医院陪了陆经纬几天,满脑子想的却是到底该怎么跟他提分手。要不是爸妈一直摁着不让她说,她早忍不住说了。
几天后,事情发生了转机,陆经纬忽然单方面向李琼提出分手。他伤势这么重,以后会有各种各样的后遗症,并发症,他不想拖累李琼。而且,他能感觉到这些天李琼对他的疏远,他的自尊和道德,都不允许他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她的痛苦上。他知道由她开口说分手不合适,所以,就让他主动吧。
另外,为了弥补耽误了她两年青春,他愿意给李琼一笔钱,二十万。那是他原本用来和她度蜜月的钱。现在蜜月没有了,就给她吧!也算是好聚好散,给他们不圆满的感情一个相对圆满的结尾。
李琼惊呆了,李家人也都惊呆了,不敢相信陆经纬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陆母说:“经纬那么要强的人,怎么能接受这么大的打击?他肯活下来,答应我们不自暴自弃,就已经很好了。现在不管他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会答应的。李琼是个好孩子,祝她早日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
李母早已泣不成声。陆经纬这样明事理又单纯善良的孩子,简直打着灯笼都难找,是她的女儿没有福气,配不上这么好的人!
而李琼从巨大的惊愕中,久久难以回过神来。陆经纬,就这么放了她?还主动给她一笔钱?她就这么……解脱了?
6
当晚,李琼就把这个喜讯告诉了顾鹏飞。她说她爸妈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让顾鹏飞无论如何要等她。顾鹏飞激动不已,果断把家里给他物色的女人回绝了。
那阵子,李琼爸妈的情绪非常低落。虽然他们也知道和陆经纬分手是最好的结局,可是感情上还是放不下。
反观李琼,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悲伤过。相反每天兴高采烈的就跟重新谈了恋爱似的。
李妈不愿以最大的恶意揣度自己的闺女,但还是瞧出了端倪。那日清晨,李母忽然开口:“我跟你爸考虑了一宿,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事?”
“经纬主动提出分手,那是他爱你,不想拖累你。你是我们的闺女,我们也希望你好,所以我们也赞同分手。可是,我跟你爸思来想去,那钱不该要。虽然经纬家不缺钱,但他也不欠我们家呀!就这么心安理得地收下,你觉得合适吗?经纬不要,我们可以退给他爸妈……”
“妈!”李琼大叫:“你脑子没问题吧?那是他主动给的,又不是我问他要的,干嘛要退?他自己也说耽误了我两年,我的青春不值钱?”
李母终于忍不住,直戳重点:“你是不是背着经纬有人了?你说,你是不是早就对不起人家经纬了?”
此话一出,空气都凝固了。李父怀疑自己听错了,正要让妻子别胡说,就见李琼深吸一口气,说出了一个名字:顾鹏飞。
她不想再等了。这两年她对不起顾鹏飞太多太多,她想速战速决,想尽快向爸妈公开她跟顾鹏飞的关系,给顾鹏飞一个明确的答复。
“这两年我跟顾鹏飞就没断过!你知道当我听到陆经纬出车祸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吗?我想的是,他要是抢救不过来就好了!那样我就不用纠结,不用拿他和顾鹏飞对比了,我就能心无旁骛地跟他在一起了……事实证明顾鹏飞才是我最终的归宿!谁也改变不了!”
李母震惊到无言以对。
“不瞒你们说,那二十万我已经给顾鹏飞投资他朋友的项目去了。我相信他能赚到钱,他只是缺一个机会。”
7
李琼从李母的眼里看到了从未有过的陌生和恐惧,那是一种看怪物的眼神。
为防他们被自己活活气死,李琼转身离去。身后传来李母撕心裂肺的哭吼和唾骂。一声“造孽”,诉说了一个一辈子清白做人的母亲的痛心疾首。
两天后,滴水未进的李母终于开口对李琼说道:“你想和谁恋爱就和谁恋爱,想嫁给谁就嫁给谁去吧!你能跟他暗中来往这么久,是我没想到的。与其跟经纬结了婚之后再跟别人偷鸡摸狗,还不如现在让你俩光明正大在一起。
“但你要记住一件事。挨了巴掌、沾了一身腥,别回来哭。没人会同情你!陆经纬离了你是他的福气。这车祸不是灾难,是他的运气。”
李琼知道她没有回头路了。她合上眼睛,任由眼泪蜿蜒而下。
不要紧的,她自己选的,没什么可怕的。
她终于能给顾鹏飞一个交代了。终于能光明正大弥补对他两年的亏欠。他不再是陆经纬的替补,她是她的爱人,她要厮守终身的男人。
然而当李琼在电话里告诉顾鹏飞,她爸妈已不再反对他们的事时,顾鹏飞愣住了。
李琼等了良久,竟只等来他的一句嗤笑:“真的假的?”
李琼想亲自去找他,当面和他说。然而等她去了顾鹏飞的住处,里面竟然空空如也。
李琼打过去,不接。再打,顾鹏飞竟然将她拉黑了!
李琼慌了。她脑子里一阵嗡鸣,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直到两日后,她换了个号码给顾鹏飞打过去,他才接了。
8
这次,他没有逃避。他坦言,其实在陆经纬出车祸前,他就已经跟别的女人领证了。
“她是很普通,长相不如你,能力也不如你,但是她让我觉得安心、平静、快乐,这就够了。”
“你委屈什么?该委屈的难道不是我吗?”他苦笑:“你真当我是傻子吗?你都跟别的男人好上了,还说爱我,心里只有我一个。你是拿我当备胎?还是替补?还是冤种?最后居然都订婚了,还不想让我找别人。李琼,你想干嘛啊?真想让我为你孤独终老吗?
“你以为你借着陆经纬的车祸跟他分手我会感激你?不,我只觉得你恶心!说真的,你能这么狠,我是没有想到的。那一刻我甚至想到了以后我病了你喂我喝毒药的情景。”
说到这里,他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
“行了,到此为止吧!你拿我当备胎,我拿你来消遣。公平得很。我之所以没有回老家,而是在这边留了两年,只是老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想在这边多赚两年钱回去好买房子。
“本来我钱不够,不过现在加上你这二十万,就够了。我卑鄙?把钱还给你?行啊,那我就直接去还给陆经纬,好不好?让我来好好告诉他,他在抢救室命悬一线时,他的未婚妻是怎么满心盼着他死,好跟别的男人长相厮守的。让陆家人,也让你爹妈好好知道知道,你是个多么寡廉鲜耻、心肠歹毒的女人!”
“你闭嘴!”她大叫:“不要说了!你不要说了!”
顾鹏飞干笑一声:“你本来也不适合我。你爸妈势利眼,看不起人。你娇生惯养,谈谈爱约约炮还可以,做老婆不行。回去让你妈再帮你物色一个吧!祝你心想事成,爱情如意。”
好一个“你拿我当备胎,我拿你来消遣”。
好一个“心想事成,爱情如意”。
李琼这一巴掌挨得着实响亮。她痛,她恨,她想报复。
若论卑鄙,她和他一样卑鄙,凭什么只落得她一个人受罪,他却可以逍遥快活。可到底要怎么报复,才能既让他痛苦,又不增加她自己现有的痛苦呢?
还有,那个家还要不要回,还能不能回呢?怎样装作若无其事,才能不被父母看出来她挨了巴掌呢?
她想哭完了再回家,结果却只发出一阵引人注目的狂笑。

——完——

** 本文版权为本公众号所有,欢迎转发朋友圈。但,抄袭、洗稿、擅自改编音频视频等侵权行为,本号一经发现,追责到底**

今日好物推荐

秋冬不想穿得太臃肿?试试这件“裸感衣”,又轻又暖,一件能顶两件!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打造氛围美人,只需一招!提气质、显脸小,让你自带迷人体香!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推荐阅读:
艳遇有多艳
穿破洞袜子的男人不能睡
她宁可独守空房也不让老公近身
婚外情里打滚过的男女
这欢情有如朝露




  如果喜欢,记得点“赞”和“在看”



原文链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ll Now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