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OFFICE OF AHN AND SINOWITZ

Blogs

情感 | 结婚十五年,我为离婚准备了五年

男人频频出轨,女人会在什么情况下选择隐忍、不愿离婚?

孩子、家庭、不甘心理等等,都是制约因素,但更普遍的一种情况是:

女人经济不独立,根本离不起婚!

本文当事人的离婚故事,发人深思……                                                   

Image 01

2013年9月9日,是我和李家扬结婚十周年的日子。

前一晚,李家扬照样喝得醉醺醺回家,一大早送走孩子,李家扬起床洗漱,我开始清洗昨晚被他吐脏的衣服。

在他的西装口袋里,我掏出一张账单,因为李家扬有随手把账单放到口袋的习惯,我怕是生意上重要的账单,特意看了一眼。账单的内容是一个奢侈品包,价格一万二。

我暗喜,结婚十周年,看来他有心了,还为我准备了一份这么贵的礼物。

虽然开心,但我还是唠叨了起来:“你疯了吧?买东西就买吧,还买个这么贵的包,我现在天天不上班,哪有机会背。包在哪里?赶紧拿回去退了,你有这份心我就知足啦。”

我一边说着,一边扬起账单。我以为他肯定会夸我勤俭贤惠,没想到,他怔住了,一脸尴尬:“老婆,这……包是送客户的,她们公司最近要大装修,为了拿下这笔订单才送的,这个票你别丢了,我回头要拿去公司报销的。”

说完,他把脸埋在盆子里,半天没抬起来。

我失落地把账单塞进他的手提包,却不想看见包里一只金色口红,我打开一看,是用过的。

那一瞬间,我整颗心往下沉,身体不听使唤地颤抖,我想拿那只口红去质问他,但是有了包包的说辞,我忍住没吭声。

我和李家扬是在2001年开始恋爱的。我大专毕业后在一家做办公用具的小公司做文员。而李家扬那个时候跟着他哥哥倒卖水果,我在他们的水果摊上买了几次水果,熟了之后李家扬开始追求我。

那个时候他很穷,但他每天都挑最新鲜的水果送到办公室给我,公司里的同事给他起了个外号“水果王子”。他机智幽默、懂浪漫、又能吃苦,我坚信他是个潜力股。

2003年,我不顾父母的反对,跟李家扬结了婚,不久有了第一个孩子。婚后李家扬开始和哥哥一起卖建筑材料。

公婆早逝,爸妈帮我哥带孩子,我只好全职在家。李家扬和哥哥两个人,勤劳肯干,又能说会道,他们的生意很快有了起色,没两年就成立了公司,李家扬摇身一变成了总经理。

家里经济宽裕,他让我安心在家,结婚第五年,我们有了第二个孩子。

结婚十年,我把家和孩子当成自己的全部事业去经营,做梦也没想到我们的感情还是碰了暗礁。

我想了很多,想去他公司闹,想去手撕小三,但这样除了让这件丑闻人尽皆知,对我和孩子一点好处都没有。

白天,我照常送孩子上学、买菜、做家务;晚上,等所有人都睡了,我一个人躲在厕所里哭,哭到伤心处,我拼命捏自己的大腿,腿上被捏得青一块紫一块。

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我十年没工作,早已没了独立生活的能力,更抚养不起孩子。全职十年,我只关心菜价和孩子成绩,外面的世界早就不是我所能掌控的了。

我去找律师,律师告诉我,我没有稳定工作和收入,孩子的抚养权不会判给我。

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李家扬的哥哥,房子和车子都在公司的名下,他没有固定工资,年底拿分红,我甚至连他收入多少都不知道,而他很有可能在离婚之前就已经转移全部财产。

律师建议我:“真要离婚,不要轻举妄动,悄悄搜集他出轨的证据。现在离婚,你只有死路一条。”

从律所出来,我抬头看了看天,十月的太阳,刺得我不停流眼泪。

那天,我一个人在马路上走了很久,看见外面贴招聘启事就进去问,这才发现,这个世界对待35岁以上的女人并不友好。

特别像我这样,十年没有工作,想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太难了,倒是餐馆端盘子、洗碗或是保洁阿姨的空缺一抓一大把。

这结果让我彻底崩溃了。无数个夜里,我缩在卫生间,痛苦地以头撞墙。好几次,我拿着水果刀放到手腕上,想就此了结,但一想到两个孩子无人照顾,又狠不下心……

我必须为自己寻找一条生路。

Image02

2014年5月,我开始在家附近的一家便利店做兼职,一个小时15元。

有天下午,接班的同事因为家里有事不能按时来,我只能等着,眼看到了接孩子放学的时间,我心急如焚,却又不敢打电话给李家扬。

五点整,好不容易等来接班的同事,那天下着雨,我顾不上打伞,一路飞奔到学校。老师们已经下班,老大搂着老二站着门口,两个孩子冻得哆哆嗦嗦躲在屋檐下。

李家扬接到老师电话,提前一步到达学校,看见我,他恶狠狠地说:“接个孩子你都没办法准时,要你有什么用?今天孩子们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把孩子们塞进车里,扬长而去,留我一个人在雨中。

回到家,李家扬阴着脸坐在沙发上,质问我:“你和哪个男人鬼混去了,连孩子都忘了接?”

我不肯说出工作的事,只解释:“我今天有点事情,所以才晚了。”

“你一个不上班的人,能有什么事?!”

因为淋了雨,我一直打喷嚏,李家扬猜我也没跟男人鬼混的胆子,鄙夷道:“我管你吃,管你喝,你却连个孩子都看不好,请个保姆也比你强。”

如果说爱情不再了,那如今,他对我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了。

我咬着嘴唇,恨得牙根直痒,双眼通红地瞪着他。那一刻,“离婚”两个字冲到了嗓子眼,可生生被我压下去。我想到了孩子,如果现在离婚我肯定拿不到孩子的抚养权。沉默中,我忍下了,捂着脸跑进卧室,咬着衣服强忍着不哭出声来。

从那以后,李家扬在家里变得越来越无所顾忌,有几次他甚至当我的面接其他女人的电话。

他肆无忌惮伤害我的同时,也给了我搜集他出轨证据的机会。

趁他不注意,我偷偷拍下他和其他女人的微信聊天记录。那里面露骨的情话,每一句都像一把刀划在我心上。我被伤得鲜血淋漓,却努力假装不疼。

我把微信截图和通话记录拿给律师,律师说这些内容太轻,对他造成不了多大伤害。

因为总有约会,李家扬从晚归慢慢发展到几天不回家。

两个孩子是敏感的,他们问我孩子:“爸爸去哪了?爸爸为什么不回家?”

我说:“爸爸出差了,他要努力工作养活我们,他上班很辛苦的。”

等李家扬回来,小宝主动把拖鞋提到他面前,“妈妈说,爸爸出差很辛苦,宝宝疼你。”

李家扬抱起孩子,眼神里闪出愧疚。

他们父子在客厅玩,我在厨房做饭,耳边不时传来他们的笑声。我听着这笑声,让我的心无声撕裂。我多想留住这一切,可是,裂痕就在那里,提醒着我,别被表面的温情欺骗。

就这样,在孩子和外人面前,我们仍旧扮演一对恩爱夫妻。只是夜深人静,我们已是同床异梦。 

Image03

2015年4月,朋友拉我去上瑜伽课,老板说她想找人合伙,扩大瑜伽馆。

我经常光顾这家店,一方面是为了健身,另一方面也是把自己拾掇得更精神些。店里老板说,想扩大规模,重新装修,吸引一些高端消费人群来。

急于为生活寻找出口的我,几乎没怎么考虑就表达了自己想入股的想法。我拿出这几年的所有积蓄,十万块钱,投进了瑜伽馆。

老板说找人装修,却迟迟不见动工。过几天我再去,竟已是人去楼空。我打电话,电话关机;发微信,我被她拉黑;去找物业,物业说瑜伽馆合同到期了;去报警,可除了姓名和电话,其他的我根本不知道。

李家扬知道我被骗了,气冲冲地训斥我:“你个败家娘们,居然背着我存了那么多私房钱,你存就存了吧,还全被人骗走了,你当自己家里有矿,还是当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他伸出手想要打,我仰着头狠狠地说:“你打啊!”

“爸爸,你为什么打妈妈?”孩子从卧室出来,李家扬忍着怒火放下了手。

从那以后,李家扬不仅缩减了给我的家用,还要求花出去的每一笔钱都要记账。

几天后,我在一家商场里看见了李家扬,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挽着他进入了一家奢侈品店,他大手一挥,买了一个包,姑娘高兴地亲了他一口。我躲在暗处,拿出手机拍下了他们在一起的亲密照片。

不仅如此,我还通过手机APP等渠道,查到了他的开房记录和付款记录。有时候我也忍不住自嘲,男人出轨,活生生把女人逼成了福尔摩斯。

2016年6月,大宝小学毕业,我把他送到了一家寄宿学校,一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

李家扬在家里跟我吵:“孩子那么小,你让他住校,没人照顾生病了怎么办?”

我拿出那所学校的资质和历年来学生的获奖记录,“只有不肯松手的父母,没有长不大的孩子。别人家孩子能吃的苦,我们家孩子也可以。”

李家扬问大宝意见,一听说不用受父母管教,大宝举双手赞成。

周末,等孩子回来,我没有各种宠溺,反而是教他洗衣服做饭,训练他的独立能力。

有一次,他刷鞋刷的不耐心,恶狠狠地对我说:“你又不是后妈,干嘛虐待我?这些事都是妈妈做的,为什么要我学?”

我温柔地告诉他:“儿子,你是大孩子了,现在学会了这些,你在学校就不会哭鼻子了。”慢慢地,他学会了洗衣服、烧水煮面,还会炒上一盘西红柿鸡蛋。

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心思,他已经可以感受到爸爸妈妈之间微妙的变化。有一天大宝突然问我:“妈,你和爸爸会不会离婚?”

我想了想,诚恳地告诉他:“爸妈离婚其实跟你交朋友一样,你跟小朋友玩得不开心了,就可以不玩了。爸爸妈妈如果离婚了,就是爸爸妈妈在一起不开心,但我们都依然特别特别爱你和弟弟。你明白吗?”

大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有时,他还会小大人似地教育弟弟:“弟弟,咱俩都是男子汉,要是哪天爸爸出了远门,我们两个男子汉可要保护妈妈哦!”

是的,既然离婚是早晚的事,就让孩子们早点做好心理准备吧。                        

Image04

九月的一天,我在玩手机,突然刷到网上关于教师资格证的考试攻略。

我灵机一动,想要做老师的念头涌了出来。因为老师的作息时间和学生同步,如果真能做老师,我不仅可以工作,还可以照顾孩子,一举两得。

我在网上查了关于报考教师资格证的信息,发现我的年龄和学历都够资格报考,就这样我报名了武汉市2016年下半年教师资格证考试。

李家扬知道我要考教师资格证,对我冷嘲热讽:“就你这样,还想当老师?别误人子弟了,自己家的孩子都教不好,还想管别人家的孩子。”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跟个废人没什么区别?”

“你以为你还有市场?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你一个十几年没工作的家庭主妇,还想出去工作,也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重。”

我没有反驳,某种意义上,他的打击就是我的动力。

我报考的是幼儿教师资格证书,难度相对低些,经过笔试和面试两个部分,我终于在2017年6月,拿到了教师资格证。走出教育局的大门,怀里抱着那张用来敲开新生活的敲门砖,我庆幸终于有了立足于这个世界的底气。

八月,我在一家民办幼儿园找到一份临时代课的工作,工资不高,才两千多。但和孩子们的放学时间基本同步,周末和寒暑假都可以休息,让我有时间和精力辅导孩子们的功课。

2018年元旦,我把孩子提前送到外地父母家,当我把打印出来的几十张开房记录,聊天记录和一叠他和另一个女人的亲密照片摆在李家扬面前的时候,他愣了,继而恼羞成怒。

“你什么意思?居然调查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好吃好喝地养着你,你给我整这出,怎么着,是不是你外面有人,非逼我跟你离婚?”说完,他红着眼把我逼到墙角。

我不急不恼,一字一顿地说:“从我们结婚十周年那天起,我就在为今天做准备,你同不同意,我都离定了。”

见我态度坚决,李家扬开始服软:“我和外面的女人就是逢场作戏,你别当真。咱们还有两个孩子,就算不为你,也要为孩子想想。”

整个晚上,他一会像个困兽在家里不停走动,一会又像个跳梁小丑,又哭又闹。

我心里暗潮汹涌,表面却平静如水。

第二天一早,他骂了一句:“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不要后悔,不要以后过得不好,哭着回来求我!”说完,他走出家门。随后,他一边拖着不签字,一边想尽办法转移财产。

2018年2月,我向法院正式提起离婚诉讼,同时要求冻结他的财产。由于提供的证据充足,李家扬是导致婚姻破裂的过错方,我拿到了离婚费100万和两个孩子的抚养权,李家扬按月支付二宝的抚养费。

尽管我知道这和他的实际资产相差甚远,但对于我来说足够了,我拿这些钱买了一套二手小户型的房子。

这一年,大宝14岁,已经比我还高了,知道我们离婚的消息,他并没有太多惊讶和伤心。搬家那天,大宝说:“妈,你放心吧,我会自己照顾自己。”

那一刻,我知道我的孩子长大了。

老二跟着我,他已经习惯了只能在周末看到哥哥和爸爸,明白爸爸不在的日子,他就是我的小小男子汉。

2018年6月,我应聘到离家近的一家幼儿园,工资高了许多,我已经可以养活我和孩子了。

渐渐地,父母和朋友知道了我离婚的事,他们有的笑我傻,有的则劝我何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的说:“男人既然知道错了,为什么不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告诉他们,从准备离婚到正式离掉,我准备了五年时间。在这五年,我犹豫过,纠结过,我被背叛和伤害折磨得痛不欲生。

我说,五年前,我连自己都养不活,更别提养活孩子。我花了很长时间,做了三件事:第一,收集对方出轨的证据;第二,让自己独立强大;第三,让孩子们接受父母会分开的现实……

离婚——不是你死我活的意气用事,也不是鱼死网破的决绝报复。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她要保全的不仅是她自己,还有担负起孩子的未来。

或许,我做的还远远不够,但至少我为自己和孩子撑起了一方晴空……

原文链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ll Now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