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OFFICE OF AHN AND SINOWITZ

Blogs

捉奸却目睹老公被小三打得鼻青脸肿



$

点击下方卡片,关注“我是九爷“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这样就不会弄丢我啦 

1
曲珊珊照着地址找到了商业街这家开了小半年,生意好得不得了的私房菜馆。饭店不是很大,但装修得很有格调。
一圈看下来,她竟然在大厅看到了几张熟脸——不是别人,正是她老公柯宝华公司的员工。并且给他们上菜的也不是普通服务员,正是她今儿要找的人,饭店老板韩露。
韩露果然生得美艳动人,风情万种。不仅如此,人家还舌灿莲花,几句话说得一桌人嘻嘻哈哈。
“嫂子,您这不愧是私房菜,我在别处就吃不到这味儿。”
呵!这声“嫂子”叫得还真亲热。而韩露对这一声声“嫂子”显然也很受用,笑得极其浮夸。看来这贱人和柯宝华苟且的时日不短了,这群狗腿也早就顺其自然地把她当新嫂子一样殷勤对待了。
曲珊珊原本打算无视这群狗腿,上二楼预定的包厢。
她想看看这馆子有什么特别之处,韩露这贱人究竟有什么非凡的伎俩能让柯宝华为她一掷千金——她直到前天才知道,这家私房菜馆的老板韩露,竟然是柯宝华的小三。并且当初开这个饭店,柯宝华掏了三十万!
是的,三十万!前年曲珊珊她亲姐问柯宝华借十万买房柯宝华都拒绝了,说投资亏了,资金周转不开。为这,她姐到现在还恨着她,而她也不知道柯宝华为何忽然变得那么抠门。
可结果呢,他转头给情人投了三十万开饭店!
此刻,像是被那一声声“嫂子”刺激了似的,曲珊珊没有上二楼,而是径自走到了这群狗腿跟前。她倒要看看,是“新嫂子”更招人喜欢,还是她这个旧嫂子更有分量。
“嫂、嫂子?”
与方才喊韩露“嫂子”时的亲昵熟络不同,这一声“嫂子”显得尤为紧张。
其他人还以为韩露折回来了,扭头一看是曲珊珊,顿时吓了一跳。
“嫂子,您、您也来这儿……吃饭?”
“可不?听说这饭店菜好吃,我来尝尝。你们是老熟人了吧?我瞧你们跟老板娘聊得挺热乎,要不你们跟老板娘打声招呼给我也打个折?”
2
毫无悬念,全体陷入尴尬。其中一个女员工脸都红了。曲珊珊之前给她介绍过对象,她还上曲珊珊家吃过饭。
“行了,你们吃着吧!我订了包厢,请人吃饭呢!”
看着曲珊珊走远,为首的哭丧着脸:“尼玛!她什么时候来的啊,吓死我了、你们说,她是不是……知道了?”
“八成是知道了,你没听她话里有话?可这……跟咱没太大关系吧!老板要敬重,老板的情人咱不也得客客气气的?人家看在柯总的份儿上给咱打七折,这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那头,韩露刚刚去包厢给一桌熟人敬了酒出来,领班踩着小碎步神色慌张地跑来:“表姐,不好了,柯宝华的老婆来了,在202,让你去见她,不然把咱饭店砸了。”
“柯宝华的老婆?她怎么来了?”
“谁知道呢?尝了两道菜就开始挑刺儿。我正赔不是呢,小红跑来跟我说那是柯宝华老婆。怎么办啊,要不要赶紧打给柯宝华?今儿咱又是客满,张总王总他们都在。这要闹大了,张总王总怎么看你?这生意还怎么做?”
“202是吧!”韩露把抹布扔她手上:“我去会会她,店里你看着点。”
说着,她一边往202走,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了柯宝华电话:“你老婆来我店里了,你赶紧过来!出了事儿,我唯你是问!”
韩露进了包厢,刚说了句“你好,我就是饭店老板韩露,您找我……”即被曲珊珊兜脸泼了一杯水。
“我找你什么事你不知道吗?我问你,你跟柯宝华什么关系?这饭店是不是他给你出钱开的?”
被泼了一脸水的韩露面不改色心不跳,她伸手往脸上一抹,冷静片刻后,斜睨着曲珊珊,笑道:“你来是闹事儿的?”
这一下可把曲珊珊激怒了,心头的小火苗噌地蹿起来:“我就是来闹事儿,怎么样?你一个小三你还有理了?你勾引我老公,让柯宝华给你出了三十万开饭店,真以为没人知道吗?我把你叫来包厢,没在大厅跟你闹,是给你脸了。没想到你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3
柯宝华赶到包厢的时候,里面已经给砸了个稀巴烂。
他们这饭店隔音好,这又是最靠里的小包,韩露不怕会影响到别的客人。她就拦在门口,看着曲珊珊一个劲儿地砸,不制止。
等她把能砸的都砸了,韩露笑道:“砸痛快了吗?没痛快的话,我让人再搬几箱子碗碟来给你砸。反正你砸的每一件东西,我都会记在柯宝华账上,一分也跑不掉。这饭店呢,他确实出了三十万。还不止呢,这半年来他自掏腰包请人来吃饭都不知道多少回了。饭店生意好,他功劳不小。”
曲珊珊再也忍不住,冲上去甩给韩露一巴掌。与此同时,柯宝华破门而入,怒道:“珊珊,你在干什么?快住手!”
曲珊珊愣住了,她没想到柯宝华会来,更没想到他作为一个背叛者,竟敢以命令的口吻让她住手。
她更气了,又多给了韩露两巴掌。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她彻底惊掉了下巴——韩露挨了她三巴掌,并没有反击,而是一巴掌不差地还给了柯宝华:“她怎么打我的,我就怎么打你!没意见吧?”
因为用尽了全力,柯宝华一个大男人都给扇得快站不稳。
他天生冷白皮,这一下落了三个错落交叠的巴掌印,嘴角还破了,流出血。可他却跟孙子似的,一声不吭。
曲珊珊懵了。她见过不少原配撕小三的大戏,唯独没见过这样的。她想不通韩露为什么敢拿柯宝华撒气,更想不通柯宝华为什么生生受下。
这强烈的视觉和心理冲击让曲珊珊瞬间红了眼眶。她直直地看着柯宝华,好像完全不认识他。
在曲珊珊眼里,柯宝华有骨气有能耐,一般都是别人求他,很少见他求别人。
当年柯宝华追她时,就有了自己的公司。可他却能每天开车绕路到她家楼下,只为了给她送杯奶茶,看看她。
他追了她足足两年,砸钱砸时间。为了讨好她,对她全家都出手阔绰。婚后,她想上班就上班,想辞职就辞职,他全随她。反正他养得起。算不上大富大贵,但足以让她衣食无忧。
别的女人一边上班一边带娃,给房贷车贷压得透不过气,为了三瓜俩枣成天加班的时候,她在逛街购物美甲。人人都说她命好,嫁了柯宝华,会赚钱脾气还好。而她也一度引以为傲,觉得这辈子太值了。
哪怕后来他忽然变抠了,连区区十万块钱都不肯借给她家里人,她只要一想到这些年他对她的好,她就恨不起来他。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会等来他的背叛。比这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他竟会当着她的面,被小三掌掴还一声不吭。
更更离了个大谱的是,看着小三打自己的丈夫,曲珊珊竟然会心疼。
4
韩露继续揪着柯宝华一顿拳打脚踢,一直打到鼻血喷涌。曲珊珊再也忍不住,哭着冲上去阻拦:“你干什么?你凭什么打我老公!”
她又问柯宝华:“你疯了吗?你干嘛站着给她打?你没有手吗?你干嘛不还手?你是有多喜欢她,还是你有什么把柄在她手里?”
她想骂柯宝华犯贱,想说“你他妈是不是受虐狂,喜欢一个打你的女人”。
可她没说出来。如果他贱,她岂不是更贱?她明明可以眼睁睁看着韩露把柯宝华打到七孔流血,却还是忍不住上前阻止。
她这一破功,便立刻败下阵来。
柯宝华抹掉了脸上的血,对韩露说:“那个,对不住,砸坏的东西我赔,我这就带她走。”
到家后,柯宝华冲进厕所洗了个脸。
他半边脸都肿了,鼻血也没完全止住。
曲珊珊:“她已经承认了,你们从去年就在一起了。她开这个饭店,你出了三十万。不仅如此,你还经常带人去吃饭,你们全公司上下也都知道你俩的关系。柯宝华,你是不是该跟我好好解释一下?”
柯宝华:“没什么好解释的。事实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就算让你恨我,我也不能得罪她。”
他的目光在曲珊珊身上扫了一遍:“你身上这件衣服,上个月买的吧?我记得你好像跟我说一万六。你这包,年初买的,两万多吧!你说是你闺蜜三个月的工资。还有你这手链儿……”
“你到底想说什么?”曲珊珊怒道,“你是嫌我花钱多吗?我花钱多,你不爽了,所以你给那个贱人花三十万?”
“不,我是觉得,你不该去跟她闹。你现在花的钱,买的衣服首饰,都跟她有关系。没有她,我早就破产了。从你姐当初跟我借十万块钱的时候就破产了。”
5
柯宝华随即去书房,把两年前的一摞催款单以及七七八八的文件找出来,递给她看:“这几年我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顺利,我投资失利,合伙人又卷款跑了,银行天天催债,我成天睡不着。我说在外面应酬,其实是喝多了不想回家,回了家也睡不着,安眠药吃多了都不管用。”
他翻出旧手机,插上电开机,给曲珊珊看里面的借钱短信:“当初你姐跟我借钱,我没借,你以为我是故意的,却不知我那会儿也在四处跟人借钱。大环境不好,我每一步都走得很难。可这些你又知道多少?你只会逛街购物美容,跟人攀比!”
曲珊珊目瞪口呆,她隐约想起有段时间柯宝华的情绪确实不好,有天夜里她给尿憋醒,起来上厕所,竟发现他站在黑洞洞的阳台抽烟。问他怎么了,他淡淡地说了句睡不着,她也没多想,回房睡了。
“那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说了有什么用!”柯宝华愤愤地打断她,“就算告诉了你,然后呢?你是能陪我一起吃苦还是能给我想办法?我当初追你靠的是什么,你我心知肚明!我能娶到你,完全就是拿钱砸的。你敢说如果我没有自己的公司,没有比你们家任何一个亲戚都多得多的收入,你会嫁给我吗?你爸妈会接受我这个女婿吗?”
柯宝华愤愤地拉着曲珊珊,拽到婚纱照前:“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努力,我拼了命地赚钱。可你呢?你张口闭口谁家移民加拿大了,谁的老公做了上市公司的高管了。你还会在你那帮穷闺蜜当中摆阔,彰显你的优越感,让她们羡慕你有一个会赚钱的老公。
“我问你,如果我真的破产了,让你跟我一起出去找工作,过一个月几千块的日子,你愿意吗?你要是愿意,我现在就让韩露把那三十万还回来,她不给我就起诉。行吗?”
“她、她帮了你?”曲珊珊抹了把泪,哽咽着问。
“她去陪张总王总,让他们给我订单,我还在他们的担保下借到了钱。现在我公司百分之八十的业务,都是她为我拉来的。”
“所以,你很感激她?你真以为她是为了你?她就不能是为了她自己?”曲珊珊问道。
“她就是个卖的又怎么样?她帮了我是事实,没有她,早在你姐问我借钱的时候我就已经垮了,我们现在没准儿已经离了!”
“她现在跟那些人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但她当初确实是为了我去找张总王总的。她其实也挺矛盾的,帮了我,又瞧不起我。因为我明知道她是怎么说动张总王总的,却假装不知道,到现在我都不敢问她到底是谁的人,我问不出口。”
“她说想找点事做,想开饭店,钱不够。我知道她现在并不缺钱,她就是想让我出这笔钱。情分淡了,就该谈钱了,她没错。她帮了我那么多,我还她三十万,不多。但今天如果我得罪了她,她就能让张总王总跟我解除合作,我就得完。”
曲珊珊听完所有,看着眼前那密密麻麻的资料以及他跟人借钱被拒的短信,确认他说的全都是真的。
这一刻,她仿佛隔着泪水看到了那个因烦闷、无助而站在暗夜中抽烟的柯宝华,看到了一个陷入中年危机却不被关心和帮助的男人既悲哀又绝望的眼神。
从他方才的话里,不难听出他对她有多失望。在他眼里,她早已沦为了一个只知享乐、不懂付出的花瓶,贪慕虚荣、毫无用处的废物——哪怕他自己是个背叛婚姻的叛徒!
可这一刻,她却无力与他争辩,她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她是从什么时候起对周边变化的感知变得如此迟钝的呢?连同床共枕的丈夫陷入经济危机,要靠安眠药才能睡着都不知道?那么被忽略的他看到她十年如一日地沉迷于自己的快乐中,用他辛苦赚来的钱穿衣打扮各种挥霍,又是什么心情呢?
他不告诉她,是真的对他们的感情太没有信心,认为一旦他破产,他们就会玩完。还是他对她保护得太好,不想让她为他糟糕的经济状况而忧心难受呢?
6
曲珊珊思考良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说一千道一万,他出轨了。不论这事儿解释得怎样天花乱坠,不论当初他和韩露出于什么原因走到一起,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既然出轨事实已经认定,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才是应该考虑的问题。
其实不用多想,她自己也知道,柯宝华是看透她了。这个时候让她改变现状,去找个班上,一个月起早贪黑几千块,从一个衣食无忧的贵妇变成那些一直羡慕和仰望她的穷闺蜜一样,她做不到。
十年衣食无忧的生活早已彻底改变了她。她用惯了好的护肤品,吃惯了好食材,粗茶淡饭她难以下咽,就连水果也爱到进口水果店挑好的。她每个月都要去时装店买最新款的衣服,而绝不会去碰什么淘宝和拼多多……
这些年她只学会了如何花钱,却从未学过如何省钱。她宁愿继续寄居在柯宝华身上衣食无忧,也不要逞强斗狠,自食其力。
曲珊珊哭了好久,其实早就想明白了,却故意将考虑的时间拉到无限长,以证明这对她来说是个艰难的抉择。
“那现在我闹也闹了,怎么办呢?她会让那什么张总王总跟你终止合作吗?”
“我回头给她打个电话赔个罪,问题应该不大,她没那么小心眼儿。”
她没那么小心眼儿……曲珊珊苦笑。
最后,柯宝华长吁了一口气:“你能体谅我,比什么都重要。你也看到她对我什么态度了,现在不是她纠缠我,而是我在仰仗她。就算之前我对不起你,那也是为了公司,为了这个家。总之,以后我会加倍补偿你的,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过,这辈子都不会让你过苦日子的,现在也一样。”
曲珊珊听出了画外音:我兑现了我当初的承诺,没有让你过苦日子。既然我做到了,你又何必在乎我有没有出轨呢?更别说你现在的舒服日子离不了小三的杰出贡献。
不久后的一天,曲珊珊跟人打牌,有人不小心提到柯宝华出钱给人开饭店一事。
曲珊珊翻了个白眼儿:“谁那么嘴碎,乱嚼舌根,这事儿我能不知道吗?那是我老公入的股,有分红的。”
“这样啊!我说呢,你老公那么正经的人……”
“那是,我跟我老公感情好着呢!那些胡言乱语的,就是嫉妒!哎哎哎,别愣着啊!打牌!”
她将手里的麻将摔得山响,以提醒众人闭嘴。

——完——

** 本文版权为本公众号所有,欢迎转发朋友圈。但,抄袭、洗稿、擅自改编音频视频等侵权行为,本号一经发现,追责到底**

今日好物推荐

打造氛围美人,只需一招!提气质、显脸小,让你自带迷人体香!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芭莎红面膜保暖衣】保暖保湿两不误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推荐阅读:
艳遇有多艳
穿破洞袜子的男人不能睡
她宁可独守空房也不让老公近身
婚外情里打滚过的男女
这欢情有如朝露




  如果喜欢,记得点“赞”和“在看”



原文链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ll Now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