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OFFICE OF AHN AND SINOWITZ

Blogs

王宝强的真面目,终于藏不住了



$

好久没有王宝强的消息了,再次听到是他和女友冯清被狗仔拍到。

自从离婚事件过后,王宝强的感情便在无形之中成为了他身上的标签——

“一个曾经被戴绿帽子的男人。”

现在他和冯清在一起已经四年,但很多网友仍然在劝:“别结婚了,你把握不住。”

要姑娘说,这纯属没必要。

王宝强,从农村少年一步步走到影帝,期间的酸甜苦辣非我们能想象的,在感情上经历了婚变背叛,走过人生低谷。

这样的人生,很难说「单纯」,但他的真诚却从来没有褪色过。

前几天,包贝尔喜提金扫帚奖,据传他在朋友圈质问创办人程青松,从内容上来看,包贝尔破防了 。

科普:金扫帚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个年度最差影片奖

很多人都在劝包贝尔学学王宝强,因为他是第一个到金扫帚现场领奖并发表获奖感言的人。

“我爱电影,我也尊重电影,尊重观众,也尊重在座的各位前辈。”

“金扫帚不是一个很光彩的奖项,但是它可以鞭策你进步,我尊重现场前辈们,我欠观众一声对不起。这次算是欠观众一次,未来我会不断地努力学习,一定能成为大家心目中比较合格的一个导演。”

这段清醒发言至今听来仍振聋发聩,影圈人才济济,这么多年烂片横行,也没见几个才华大咖出来向观众真诚道歉。

这么多年,只有王宝强说出了「我尊重电影,尊重观众」。

王宝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真诚的人。

王宝强小的时候并不喜欢他的家乡,在他看来,此地落后、闭塞、贫穷。

村里的房子乍一看是用砖盖的,其实里面都是用泥和的,有闲钱的会包一层砖,显得好看,没钱的砌不起砖,只有一层土坯。

王宝强的家就在那一排排长方形的房子里。为了盖这个房子,家里积下了四五年的饥荒,一直到王宝强六岁,才把钱还清。

在他的记忆里,屋子不大,朝北,冬冷夏热,炕占了屋子的一半,因为家里要省煤,所以只有中间那块是热的,王宝强就在炕上翻着翻着长大了。

他很怕冬天,一到冬天鼻涕就耷拉,用袖口偷偷去抹,又被妈妈骂「脏」。

他最喜欢帮大人拉风箱,往里添柴,火苗腾地起来,里面有金色的火星子,飞舞着,闪着光。柴劈劈啪啪地响,好听。

小时候,总是苦,总是委屈。

王宝强家里穷,交学费的钱还要妈妈去找亲戚借,亲戚不仅不借,时不时还要挤兑王宝强家,小孩子照葫芦画瓢,也喜欢欺负他。

“宝强,今年大年初一,你怎么不穿新衣裳?”

“宝强,我有香橡皮,你有没有?”

刺耳的戏弄让王宝强的心逐渐变得坚硬,使得他和自己的爹一样倔强。

八岁那年, 王宝强看了李连杰主演的电影《少林寺》,银幕上的一招一式帅气逼人,在他的心里种下了一个梦想——

他也要像李连杰那样拍功夫片。 

那时天真的他以为只要去了少林寺就能和李连杰一样,一向懂事的王宝强第一次「反叛」父母。

他每天都和父母唠叨这件事,但每一次都会被拒绝,王宝强很伤心,不好好吃饭,一个人跑到田里躺在玉米地里,他望着天上的白云和鸟儿,哭了起来。


就这样执着了很久,爸爸终于松口说:“少林寺,你愿意去,那就去吧。”

临走的那天,是爸爸把王宝强送上了火车,在路上他被爸爸的大手紧紧攥着。

在他的记忆里,爸爸的手很粗糙,摸上去像砂纸一样,每个手指肚上都长满了深黄的硬茧,指甲缝里,有洗也洗不掉的泥垢。

在后来的某一天,王宝强在城市里看见了一幅名为《父亲》的画,画的是一个农民,手里拿着一只破了边沿的大碗。

看到那双粗糙又宽厚的手,王宝强忽然很想流泪,他的手,和爸爸的一样。

王宝强来到少林寺后,才知道坏事了。

原来少林寺并不能拍电影,李连杰的功夫是在北京一个叫做什刹海体校的地方学的。

王宝强有些失落,但好在没有彻底绝望,因为那会武侠片很火,常年都有剧组来少林寺拍戏。

每次剧组需要群演的时候,王宝强在心里都会默念:“挑我吧,挑我吧。”可惜,他太小了,轮不上。

在少林寺学武术的那几年虽然很辛苦,但也快乐,练武的时候眼泪和汗液一起流淌,休息的时候,身边都是师兄弟们,每个周末,师叔便会带着大家下山玩,王宝强庆幸自己是武僧,可以吃肉。

六年之后,当年那个在冬天只会拖着鼻涕的小孩,成为了会打拳、练醉剑,身子骨结实的少年了。

十四岁的王宝强站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当过群演的师兄告诉他,在北京有一个叫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地方,只要每天蹲在那里,就有人找你拍戏。

王宝强八岁的时候就想拍电影了,现在六年过去,他有点迷茫,是留在少林寺当武僧?还是去北京拍电影呢?

思忖再三后,王宝强舍不得心中的那片江湖,他最终决定去北京,拍电影。

当王宝强出了北京西站的大门后,他愣住了,眼前身后都是用混泥土堆砌的庞然大物,它们比少室山还要高,王宝强站在北京的大街上,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渺小。

那天的王宝强和无数个农村青年来到北京时一样,被北京所震撼。

王宝强的身上只有几百块钱,都是这些年吃苦受累辛苦攒下的,还有八十块钱是爸妈给的,揣着这几百块钱,他在北京找住处。

可一个旅馆竟然要一百二,王宝强住不起,最后来到了六个人一起住的地下室。

一个晚上二十块钱,被子一百,地下室和被子一样,都散发出发霉的味道。

这座楼里所有被遗弃的东西,废水、垃圾,从他的头上经过。

后来王宝强又换了几个地下室,霉味一直停留在脑海深处,很多年后,他一遇到相似的味道,那些画面就会活生生地跳出来,站在眼前。

刚来北京的十几天里,他为了省钱一直吃馒头,有时候实在寡淡到不行,他就去找人借酱油,馒头蘸酱,真好吃。

在地下室吃馒头的时候,他常会想起以前和师兄弟们下山去吃羊肉的日子。

后来王宝强在群演圈出了一次名,他是真的敢玩命。

翻一夜的跟头、从两米高的防火梯摔下,手肘的血把袖子染湿、滚到河沟里、跳城门楼……

这些苦,他打碎银牙也要往肚子里吞,只有接到家里电话的时候,他才有了一个少年该有的心性。

面试《盲井》的时候,王宝强没想过试镜的,直到导演打来电话,王宝强只觉得自己还在梦里。

这部片子拍摄的时候很危险,需要下矿,很多人都跑了,只有王宝强留了下来,有一次出现了意外,他和另一个演员差点死在里面。

《盲井》让电影圈认识了王宝强,那一年,他十九岁,来北京的第五个年头。

这部电影让他获得了几千块的报酬和第40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人奖。

得奖之后,王宝强去吃了一碗刀削面。

后来在拍摄《天下无贼》的时候,有一段抽血的镜头,王宝强真抽血,不用假的,冯小刚说:“这部戏要火,也就火他一个人。”

「傻根」让王宝强火了,各种邀约纷至沓来,但王宝强却拒绝了某些巨额片酬。

他说,人要控制欲望,控制对金钱的欲望。

从那之后,王宝强从阴暗逼仄的地下室走了出来,面对北京这座城市,他不再迷茫。

《士兵突击》《我的兄弟叫顺溜》接连让王宝强爆火,后续又拍摄了《囧途》《唐探》系列。

人们那时总以为王宝强靠的是农村人的那股憨劲,但他却用「树先生」证明自己是演技派。

这段抽烟的镜头直接封神,收录进中戏北影的教材里。

当年王宝强给父亲说自己要和刘德华拍戏了,父亲说儿子的脑子烧糊涂了。

但后来的王宝强成功了,他是父母的骄傲,家乡的名片,一个农村少年一步步从底层往上走,所有的磨炼都是他一点点啃下来的,这种跨越,不免让人唏嘘。

提起王宝强,我们总说他是个老实人。

可在现在的语境里,老实=愚蠢,这既是对「老实」的污名化,也是对王宝强的否定。

王宝强是一个真诚的人,真诚的面对自己的人生。

农村出来的孩子不忘本,他成名之后依然会在丰收的季节回去收玉米,帮乡亲们干活,给村子盖养老院、托儿所、活动中心。

在王宝强家乡的路上,立着一个硕大的牌坊,上面的对联写着——

“投身影视拼搏海内外,成名艺苑不忘众乡亲。”

当年离婚事件一出,就连马蓉和宋喆都挖不出这个人的黑料,两个人你来我往演戏,结果马蓉给互联网留下了经典自拍,宋喆进了监狱。

那时候王宝强的钱被马蓉转移了,他的卡里只有十几万了,这点钱放在一般人手里,还能过过日子,但是在娱乐圈啥都不是。

他找陈思诚借了300万,其中180万拿来交税。

这种行为令人诧异。

人们叫他老实人,因为这种行为不「聪明」,不符合物欲横流的世界观。

但王宝强的行为才是聪明且正常的举动,偷税漏税是最大的愚蠢。

世界跑得太快了,质朴在娱乐圈成为了稀有物。

王宝强只是从来没有忘记来时的路。

他说自己的父母是本本分分的农民,他出生在土炕,生长在田地,质朴的性子早就烙印在心里了。

在少林寺艰苦学武,因扎马步无法直立的腿,风里来雨里去的经历塑造了他坚韧不拔的性格。

在北京的地下室里,他尝到了比以往更艰难的苦涩,那是意识到自己渺小后,面对梦想的差距。

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就如他曾饰演的许三多,王宝强说:“我就是许三多,许三多就是我。”

不抛弃不放弃,是他们的人生注脚。

愿王宝强继续真诚下去,真诚的面对自己的人生。

<span style="color: rgb(12



原文链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ll Now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