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OFFICE OF AHN AND SINOWITZ

Blogs

真实故事||我姐下午3点给我打了个电话,2天后,我和老公离婚了。



$

一个写真  实  故  事的公众号

/ 每 天 8:40 与 你 相 约 /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真实故事推荐:男朋友死了,我嫁给了他的弟弟,有个经不起推敲的细节。

小号昨晚更新了《千金难买你高兴。》,记得去看哦。点下方即可关注: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2019年7月的一天,我在上海出差。

下午3点,午饭也没吃。

客户絮絮叨叨地数落我们产品的缺陷,售后的不是。心里烦得要死,可还是要笑着听,耐心地解释。

就在这时,忽然接到我姐的电话,说,爸爸砍人了。

我当时就懵了。我爸是个性格特别温和的人,邻居都叫他冯老实。他很少发脾气的,家里家外,几乎没和谁红过脸。

所以他怎么可能去砍人呢!

客户不耐烦地催我,小姑娘,你快点,工作时间不要干私事好不啦。

而我正急火攻心,放下一句,随你便吧,老娘不干了!

说完,我就撂摊子走人了,急吼吼的订机票,飞回了老家。

02

我老家在山东烟台的一个小村子。

我爸生于1961年,是家里第四个孩子,上面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下面还有个妹妹。

奶奶说,我爸生下来,哭都不会哭,差点以为是死的给扔掉了。

两岁的时候,我爸从床上掉地上,头上磕了一个大筋包,也就是咧嘴哼几声。

大伯说他一闷棍打不出个屁来。

小时候读书,人家扒他裤子,他还跟着笑。

是他和大姐把那几个小孩揍了一顿,同学才不敢欺负他。

可能我爸是家里不上不下的小儿子吧。

论娇惯,下面还有我小姑,全家宠爱的女儿。

家里办事拿主意,又轮不到他说话,只有听父母兄姐的份儿。

所以从小他就没什么主意,性子温吞吞的,少言寡语,安排他做什么,他就闷头干。

大伯结婚后,大伯母一直嚷嚷要分家。

97年,我爷爷过世,这个家终于分了。

好田好地,都是大伯的。奶奶还要放在我们家养。

大伯母说,父母一般都是小儿子养的,将来妈要是百年了,这房子我们也不惦记。

那一年,我11岁。百年这个词,我还是懂的。

可我偏要问我爸,啥叫百年啊?

我爸傻乎乎地说,就是死了。

我一脸夸张地说,爷爷刚走,奶奶也要死了吗?

我奶奶的脸顿时就黑了。

我爸说,不是,你大伯母的意思是先安排好。

我表情更惊讶地说,啊?大伯母为啥要安排奶奶去死啊?

大伯母气得指着我骂,说我胡说八道。我就往我奶奶身后躲,问奶奶大伯母为啥骂我。

我奶奶当然生气了。

后来,大伯脸上挂不住,给了我大伯母一巴掌,大伯母哭喊着跑了,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我小姑说我,你啊,鬼精鬼精的,一点不像你爸的孩子。

03

从性格上看,我的确不像我爸的孩子。

可无奈的是,我长得最像我爸。

就和蜡笔小新像他爸一样,不用基因鉴定,看眉眼就像一个模子扣出来的。

我妈说我长得和她没啥关系。

我妈是临村的。

娘家穷,孩子又多,姥姥前前后后生了9个。我妈老四,19岁就嫁给了21岁的爸爸。

结婚前,两个人就见过几次面。

结婚当天,我爸才发现,我妈腿有问题。

小时候,我妈干活被石头砸伤了腿,但家里没有重视,错过了医治的最好时期,导致留下了残疾。有意装一下还行, 平时走路就看出瘸了。

第二天,我奶奶知道了,气得要退婚。

但我爸却说,婚都结了还折腾啥,就好好过日子吧。

后来,我妈问他,你为啥不和我离了呢?

我爸说,你本来腿就不好,要是再退婚,这辈子不用嫁了。

现在听着这话,多少有点瞧不起人似的,但那时候,我妈听着可感动了。

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嫁了老实心善的男人。

04

爸妈结婚之后,陆续生了三个孩子。

84年生我姐,86年生我,88年生了我弟。

我爸并不重男轻女。比起要儿子,他更不想交罚款,可我妈不甘心。

本来就因为隐瞒残疾,被婆家挤兑,再不生个儿子,就更没地位了。

所以三个孩子里,我爸最疼爱的不是我弟,而是我。

我爸说,第一个来了不知道怎么当爸妈,第三个看着就嫌烦,只有我,来的时机正正好。

我姐和我弟对他频频翻白眼。

其实,我爸也爱他们的,只是更偏我一点。

这辈子他没打过孩子,要不然也不会养出我这无法无天的性格。

我爸这个人在外面,闷闷地,不爱说话。可回了家,见到我们,他就开心了。

晚饭,他会倒上二两酒。

我们几个小的吵着喝,他就拿筷子头,蘸点给我们尝尝味儿。

看我们辣得啊啊乱叫,他开心得像个山大王。

我爸的个子是家族男人里最矮的,只有1米73,但手特别大,很有力气。

小时候,我们姐弟六只手都掰不过他两根手指头。

每次我弟输了,都气得乱嚷嚷,说总有一天会赢了我爸。

我爸哈哈大笑,说,我等着你,看你什么时候赢了我。

我妈说他,你啊,就能和孩子玩到一起。

我爸笑呵呵地说,谁不喜欢自家孩子啊。

05

在我的印象里,童年是最快乐的时光,每天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可我妈说,那是你,我和你爸都快苦死了。

爸妈就会种地,赚不到外快,一年到头,起早贪黑,赚不到几个钱。

爷爷患癌去世,对于我来说,只是悲伤。

对于我爸来说,掏光了全部的积蓄。

94年左右,县城那边开了家水泥厂,我爸跟着村里人去打工。

一个月工资100多块,可工作环境特别艰苦。

高温,粉尘,劳保又不全。

夏天的时候,我爸烤得胳膊一层一层地脱皮。手上裂的都是大口子。

回到家,我妈给他擦药,心疼得直哭。

但无论多难,我爸不让在孩子面前提一个字。

我爸说,孩子知道也没用,就是跟着一起苦,不如让他们乐哈哈的长大多好啊。

06

我知道这些艰难往事的时候,都已经上高中了。

那是2002年,我考进了县城的重点。我姐读的技校,已经毕业了,跟着朋友到广东去打工。

那时农村条件已经开始改善了。有大学的助农项目来我们这边,教养鸡。

我爸不在水泥厂上班了,回村跟着干,第一年就增收了5000多块钱。

我到现在都记得,过年我爸给家里的小孩发红包,每个里面放了50块,一大屋子的小孩,高兴得又蹦又叫。

后来,4月的时候,我大姑胳膊上长了一片疹子,擦什么药都不好。

我爸送我去学校,顺便陪我大姑去县里的医院看病。

当时我是跟着去的。

因为我爸他们文化不高,怕有些药的用法听不明白。

大姑的疹子不严重,但医生看见我爸小臂上长的一块大黑斑,非让他去查一下。

本来我爸不当事的,农村人天天干活,长点斑都很常见。

可是没想到,医生的推测是正确的,竟然真是皮肤鳞状细胞癌。

我妈和我弟听到消息的时候,眼泪就下来了。毕竟癌这个字,对于不了解的人来说,就像判了死刑一样可怕。

全家都觉得天塌了一样。

07

人总是要经历些大事才会长大。

我妈是那种不当事的人,这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

我爸不让我告诉我姐,太远了,知道了也没用,只能瞎着急。

所以陪我爸看病的,都是我。我就是这个时候,才知道爸爸以前吃过的那些苦。

因为在问诊的时候,我爸讲了自己在水泥厂,在高温下工作,保护措施却不够。

医生说,长期的热辐射,加上自身免疫力低下,就会引发皮肤癌变。

那年,我爸才40出头。

就记得那天从医院出来,正是中午,我爸带我去吃饭。医院门口的饭店都挺贵的,我爸要了两碗臊子面,只加了一只荷包蛋。

面上来的时候,我把鸡蛋夹给我爸。

从小到大,所有好东西都是我的,也都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直到那天才发现自己的自私。所有的烂漫天真,无忧无虑都是爸爸拿健康换来的。

我爸又要夹回来,说,不用,爸爸不爱吃。而我却拿筷子抵住,说,你吃,你必须吃。

然后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我爸眼圈也红了,点头说,好,爸爸吃,女儿孝顺我的我得吃。

我心里又自责又难过,默默发誓,以后要节省,要早工作,要替爸妈分忧。

08

老天算是可怜我爸吧。

虽然是癌,还好发现的早。医生说,好多人因为一开始不疼不痒不重视,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我爸这个还在原位癌时期,癌细胞在粘膜层内,切除之后,完全治愈了,连化疗都不用。

我爸出院后,我大姑摆了酒,请大家吃饭,庆祝我爸大病初愈。

亲戚都来了。

我大姑说,这是老天爷给你个警示知道吗?你以后要好好爱惜自己,年龄到了,不是小伙子了。

我爸连连点头。然后我大伯母说话了。

忘不了她当时的样子。她说,对,就是警告你呢。赚了点钱别太嘚瑟了。

这个家,也就我敢怼她。我说,不会说话就别说,这么大岁数了,给自己积点德吧。

那天,要不是大家拦着我,我们非打起来不可。

堂哥堂姐都说我,这种事,只有我爸妈回嘴的份,轮不到我,我是小辈。

可我爸的这次生病,对我刺激太大了。

我说,我话放这,我爸这次是死里逃生,以后谁再敢欺负我爸,我就不客气!

大伯当场掀了桌子,骂我爸废物,养出个混蛋女儿。

我一下子失控了,捡起酒瓶子往我大伯脑袋上砸。

后来,被大家拦住了。

我妈说我不对,庆祝爸爸康复的酒席,不该闹得这么难看。

但我爸说,女儿也是为了我,今天我应该说话的,连累女儿出头。

那天我回到家,手都一直在抖。

别人都不在的时候,我爸找我说话。他问我,你是觉得爸爸窝囊吗?

我摇头说,不是,我是觉得你太善良了。别人就欺负你。你是好人,可我不想当好人了。

我爸搂着我,没说话。

我不知道我爸那天在想什么,就觉得他的眼神特别黯淡,缓缓结了层冰。

那次之后,我们家和大伯家彻底闹掰了。过年都没有一起吃过年夜饭。

后来,我奶奶年纪大了,中风,半身瘫痪了。

大姑小姑全来探望,大伯一家乐得逍遥。

做儿子的,不说来照顾,还在村里造谣我爸不让他去看我奶奶。

我堂哥考了个三本,他洋洋得意到处吹。说他家教育多好,不像我爸,教的都是野种。

我心里憋着口气,一定学出个样子,给我爸争口气。

2005年,我考上了上海一本。

全村都轰动了。

那时候,在农村,男孩考上三本都敲锣打鼓了。女孩考上名校的,我是第一个。

09

拿到通知书后,我爸大摆筵席。他和我妈笑得眼睛都成缝了。

村里人都来了,除了我大伯。

其实我们叫了他的,他们不好意思来。

我妈说,不来正好,省得添堵。

我弟喜滋滋地说,堵也是堵他们。我二姐太厉害了。

说起我弟,学习也不好。高中读的是农业中专。

我爸寻思着,毕业回来,就和他养鸡。不是学习的材料,不必非要上个大学。

8月底,我爸送我去大学报到。

托运了200多斤东西,什么被子了,饭盒了,连自行车都装上了。

铁路的工作人员笑他,没必要啊大爷,到上海什么没有啊,哪用你带啊。

我爸憨憨地笑。说,还是家里的东西好,谁知道那边的用不用得惯。

我在一旁看着,特别心酸。

那年我爸才44,最多是个大叔。

可他已经秃顶了,剩下的头发,都是花白。

风吹日晒的脸,黑黑的,刻着深深的皱纹,看起来真的是个大爷了。

去上海的火车上,我就开始舍不得了。

我挽着他的胳膊说,爸,以后别太累了。我没几年就毕业了,弟弟眼看也能回来帮忙了,你和妈妈不用那么拼了。

我爸欣慰又得意地笑着说,我的宝贝女儿是真的长大了。

那时候,我觉得我们家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却没想到,我爸还没从上海回去呢,家里就出事了。

10

这件事,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因为我爸不让家里人告诉我。

我爸来上海的那十几天,家里的鸡一夜被毒死了500多只。

我弟报了警,可那时候家里鸡场没装监控。

找不到是谁干的。

不过大家心里都有数。

曾经有一家人对我爸养鸡冷嘲热讽,说上了别人的当,后来看我爸赚钱,又嫉妒到眼睛发绿光。

不用说也知道是谁了吧。对,就是我大伯一家。

多年之后,我弟告诉我,第一次见到我爸那么愤怒。

他把500多只鸡装在车里,拉到大伯家,全部卸在他家门口。

开始大伯不出来,大伯母站在门口骂,说什么让大家看看,我爸上门找事。

我爸一句不说,就看着她表演。

眼神冷得吓人。

我想象不出来,我爸冷得吓人的眼神是什么样。

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我爸是敦厚温和的冯老实,他怎么可能吓人。

但我弟说,最后大伯母吓得不敢骂了,灰溜溜地躲回屋了。

大伯出来,和我爸陪笑脸,说误会了,怎么说也是亲兄弟,不会干这种事什么的。

从那以后,大伯家安稳了几年,再没找过我们家麻烦。

11

我弟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是在2006年的春节。

他偷偷说的,我爸不让他说。

大概我爸不想让他的两个女儿知道他“吓人”的事迹吧。

那一年,我姐带男朋友回来了。

广东人,个子不高,黑黑的,说话像看粤语片似的。和他聊天,一半靠听,一半靠猜。

我妈悄悄问我姐,你咋找这么个男人啊?豆芽菜一样。靠不靠得住。

我爸就说,男人靠不靠得住是看长什么样吗?你看他,拿啥东西都是他提,咱姑娘坐板凳,他还问凉不凉。这么细心,我都想不到啊,这男人多好。再说了,瘦点安全,我看吵架他也打不过咱家老大。

我被逗得哈哈大笑,说,没想到冯老实还有这么多小心眼。

我爸就戳我的头,笑笑笑,你姐有着落了,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姑娘文化高,就不好找对象了。

我说,咋了,怕男人自卑啊?

我爸说,是女孩眼界高了,看不上别人。

我挽着他的胳膊说,不用啥学历,和你一样就行。

我妈在一边不满地说,听听你的口气!你以为你爸这样的男人好找啊?忠厚老实,吃苦耐劳,对老婆专一,又疼爱孩子,赚了钱还不找小三。我敢说,咱这十里八村的,你爸排第一。

我爸看着我妈,傻兮兮地笑,眼里全是温柔暖意。

我却仰着头说,切,看你吹的,我爸都要飘起来了。

我姐和我弟跟着哈哈大笑。

不过,我后来才发现,我妈没吹牛。

随着时间年复一年地流逝,我发现,见过的世界越来越广大,就更加明白,像我爸这样的男人,原来真是稀世珍品。

我妈是幸运的,而我没有这个福气。

12

我姐是07年结婚的,定居汕头。

08年就生了个儿子。

2009年,我毕业之后,顺利考进烟台一家大型国企。10年和同事恋爱。

2012年4月,我弟结婚了。

同年10月,我奶奶去世了。

她卧床那么久,依然活到82岁。村里人都夸我爸妈孝顺,把奶奶照顾得这么好。

可是呢,有人受不了。就是我大伯。

因为13年,我们村开始动迁盖房,我奶奶留下的房子面积很大的,当时能给100多万。

我大伯就不认账了。当初他们亲口说,奶奶我家养,房子他也不惦记,现在却要分遗产。

可怜我奶奶没留下遗嘱。

我爸咨询了律师,口头遗嘱很难打赢的。但是奶奶临终前,的确说过房子留给我爸的话。有邻居在场。

<p style="outline:



原文链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ll Now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