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OFFICE OF AHN AND SINOWITZ

Blogs

艳遇有多艳



$

点击下方卡片,关注“我是九爷“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这样就不会弄丢我啦 

1

林春永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艳遇砸得既忐忑不安又喜出望外。

说是突如其来,因为艳遇女主黄菲菲是林春永服务的客户。

林春永在燃气公司负责检修,每年一度检修某区域所有小区的燃起管道阀门等等,顺带宣传一下公司产品,比如安全性能更高的燃气管、三角阀门等……能卖出去点更好,卖不出去也无所谓,就是顺带。

不过基本卖不出去,公司的那些产品价格略高。

但那天下午,林春永刚例行公事地宣传了一下,黄菲菲就接口道,我倒是真想把家里这些管道都换一下,用了七八年了,虽然检测没啥问题,但万一呢,平时就我一个人在家,万一有个啥事儿可就要命了。

明显是要购买的节奏。

林春永赶紧接话说,可不是?燃气泄露后果相当严重,不行就换换吧,最好把阀门一起换了。

黄菲菲吱吱地笑了两声,歪着头问林春永,那到时候是你来换吗?

林春永说也不一定,看公司安排。

黄菲菲又吱吱地笑了,说如果是你来,我就换了它们,不是你,那算啦。

那个“啦”字的语音,黄菲菲拖得很长,拖得林春永的心突然就酥了一下子。

其实林春永进门的时候已经酥了一下了,但不是心,而是别的地方。

当时黄菲菲来开门,问清楚他身份后竟然也没换衣服,就穿了件宽松的大领口的家居服。玫红色,很薄的绸料。

并且,黄菲菲没穿文胸,林春永一扎进来眼睛就掉进了黄菲菲两道深深的乳沟里。三十三四岁的女人的乳沟,波诡云谲。

黄菲菲五官也不丑,头发在脑后松松地绾着,有几分凌乱,大下午的好像是刚从床上起来。

当时林春永下半身一酥,赶忙把眼睛移开了,弯腰穿鞋套的时候,小腿还有点哆嗦,套了半天才套上。原本轻车熟路的检测,也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好不容易测完了,拿出单子让黄菲菲签字。黄菲菲字没签,就问了换管子的事儿。

然后黄菲菲这么一说,林春永心里就明白了个七大八,黄菲菲关心的不是管子,而是他。

2

原本林春永是可以拒绝的,可是……一转头,林春永拒绝的话就封在了唇边。

黄菲菲一手拿着单子,一手,拉住了林春永的胳膊。

心狂跳了几秒钟后,林春永把手里的检测仪塞进工具包,一把抓住黄菲菲的手说,到时候我来换。

林春永又不是柳下惠,从来都不是。这两年背着老婆韩佳,好奇心和好色心作祟,林春永还偷偷摸摸去嫖过两次。

而黄菲菲明摆着,是送上门来的狐媚子。

这是林春永没有经历过的艳遇,不要白不要。更何况,那种境况箭已在弦上了。所以没进卧室,俩人直接滚了地板。

黄菲菲家地板是木质的,不凉,但坚硬。

可凉不凉硬不硬也都顾不上了,就像之前林春永上半身瞬间的忐忑不安,也很快就被下半身的喜出望外取代了。

一个字,爽。

是林春永从来没有过的那种爽。

说不上来为什么,就像林春永后来回味的时候理性地分析了一下,跟黄菲菲滚地板,其实真不见得跟就比跟韩佳滚床单好多少。

包括那两次买欢,最后那一下子,感觉都是一样的。

可是这么滚地板,林春永觉得心里爽,爽透了。

说到底,是这种艳遇的方式爽。这种被勾搭的感觉爽,林春永还没见女人这么主动过,每次跟韩佳,都是林春永巴巴地上赶着。

就是外头那种女人,也要先听两句好听的。

黄菲菲明显就是个……饥渴的的荡妇。

3

两天后,林春永来给黄菲菲家换管子和阀门时,知道了黄菲菲饥渴的原因,黄菲菲男人劳务输出去了国外,要走三年。这是他男人离开的第二年。

黄菲菲饥渴,也是情理之中。

但林春永还是有些小激动的,黄菲菲说她旱是旱了些,但也不是谁都会勾搭的,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就是一眼看上林春永了。

就是看到林春永之后,春心才荡漾了。

这一年多,黄菲菲说,她可千真万确是旱着的,她可不是谁都能看得上的。

黄菲菲的这点表白,极度满足了林春永的虚荣心。

哪怕是狗男女,林春永也更愿意黄菲菲只跟他狗男女。

也因为这点虚荣的感动,那天滚完地板走的时候,黄菲菲要给林春永管子和阀门钱,林春永死活没要。

虽然还是有些心疼的,公司的管子一百多一米,黄菲菲家装修时也不知道谁脑子进了水,竟然走了明管,管子绕了厨房差不多一圈,加上阀门,就是个小一千。

林春永每个月也就三千多不到四千的工资,这笔花销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

但再心疼,林春永也是男人,都跟人家滚了两回地板了,滚得烈火烹油,啥啥姿势都来了一遍,提上裤子再拿钱,面子上也太过不去了。

所以林春永还是把黄菲菲塞到裤兜的钱掏出来扔回到了沙发上。

林春永死撑面子地说,这钱再要你把我当啥人了?

黄菲菲吱吱地笑,说你要是不要,把我当啥人了?

就是这句话,让林春永又感动了一把。

黄菲菲放荡不假,但明显,人家也不是乱来,并且并不贪图他身体之外的什么,那林春永,就更得有个男人样儿了。

4

之后那阵子,像有什么勾着,三天不去找黄菲菲睡一把林春永就觉得心神不宁。

就像十八九岁刚学会抽烟那种感觉,上瘾快,瘾也大。

这种上瘾也带来了弊端,就是回家后,在韩佳那里,林春永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好在韩佳跟黄菲菲不一样,如果林春永不主动,她也不管他。

但偏偏林春永心虚,越力不从心越不想盖住。韩佳在一家私立幼儿园当老师,每天跟小孩子打交道,心思细腻,林春永怕韩佳察觉出什么。所以林春永就要一如既往,无论时间还是节奏上,都算计着要跟以前保持一致。

可毕竟三十多不是二十出头的那阵子了,这么硬撑了没俩月,终于有一晚,林春永在韩佳身上还没折腾个三分钟,突然不行了。

白天刚在黄菲菲那里滚了一次,不行,也正常。

但林春永怕韩佳觉得不正常,毕竟以前从来没出过这种事儿,所以有些慌,忍不住心虚地解释,真是年纪大了。

好在韩佳没多心,噗嗤一乐,说这就年纪大了?再过两年看你怎么办?没准这段时间老加班累着了。

林春永缓缓松口气,就着韩佳给的台阶从她身上翻了下来,说真是不能逞强了。

心里却虚得要命,林春永所谓的加班,当然是加到了黄菲菲身上。

之后韩佳移开了话题,跟林春永聊了会儿儿子小升初的大事。

林春永慢慢平复下来,然后在韩佳睡去后想了想,不能跟黄菲菲这么下去了,至少要收敛着点儿,否则,早晚会惹出岔子来。

林春永就开始克制去黄菲菲那里的次数。

可是这边林春永一克制,那边黄菲菲又有点儿不乐意了。跟林春永说,他俩也就这一年半载的缘分,回头男人一回来,就是林春永不想断,也得断。

说得林春永心里也有些不舍。

注定得不到和注定要失去的,都挺勾人。

反正也就一年半载,林春永便又开始三天两头朝黄菲菲那里跑。

然后那天晚上,林春永刚从黄菲菲家离开,还没走出小区,突然接到了一条短信,林春永站在那里随意瞅了一眼短信内容,蒙了。

5

短信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确切说是一条彩信,是林春永进黄菲菲楼道的照片,侧影。

而就在林春永发蒙的时候,第二条短信到了,上面是一些时间。看着没头没脑的,但林春永一下就明白了,那些数字,正是他进出黄菲菲家的时间段,精准无疑。

紧跟着第三个短信便是主题了,一个卡号,三万块钱的数额,要林春永把钱打到账号上,否则,会有火爆的照片和更具体的信息会发到韩佳和黄菲菲老公手机上。

对方补充,黄菲菲老公何许人,想必你也略知一二,如果这些东西落到他手上,小心你的小命。三万块钱最好也别报警,否则的话,鱼死网破,谁都好不了。

林春永脑子轰然炸裂,炸裂中想起黄菲菲有次说,她男人年轻时候在县城也挺出名的,好勇斗狠,还因为伤害罪进去过,不过现在忙着赚钱,倒是好多了。

但此刻林春永脑子里只剩了好勇斗狠这几个字,当时他正跟黄菲菲滚得热烈,根本没顾上朝这处想。

也是林春永根本没想到这件事会败露。平时他跟黄菲菲联系都是用公司电话,每次来,也都很谨慎。并且这个小区里他也没啥熟人。没想到,还是被不知道什么人给盯上了。

懵逼,惊恐,凌乱……半天,林春永战战兢兢地问了句,你是谁?

想着对方根本不会答的,但没想到人家竟然回了,倒没说名字,只说是黄菲菲男人一早雇了留意黄菲菲的。

对方直言不讳地说,我图的就是钱,有钱,你就能消灾。

林春永腿一软差点坐到了马路牙子上。

6

那两天,林春永都恨不能把惹事的命根子给剁下来。

对方只给了林春永两天时间。

林春永也想了好几次跟黄菲菲说一声,又怕吓着她,万一黄菲菲稳不住先跟男人去坦白了,那俩人都很麻烦。

但是三万块钱也是要了林春永的命——家里不是没有三万块钱,但那是家里的钱。对他们这种纯工薪阶层,家底子加起来也就个十来万,还欠着五年房贷没还。

除非林春永老爸老妈这会子躺在病床上等钱救命,他根本不找不到其他借口跟韩佳开口要这笔钱。

私房钱林春永也有,加起来不到三千,还想着等七夕的时候给黄菲菲买个啥东西。

东西是不用买了,可距离三万还差着十倍。

如对方所说,林春永也不敢报警。

显然对方是算计到了,三万块钱不是个太大数目,报警不值当,至于为难,人家就不管了。

林春永也只剩了一个招:借。

东拼西凑,找同事找以前的同学找朋友,东拼西凑,五千不嫌多,五百不嫌少。

借了七八个人,好歹凑齐了三万块。不过打钱之前,林春永还是不大放心,试探着问这事儿会不会就此了了。

对方答得斩钉截铁,行有行规,钱到事儿了。如果不讲规矩,林春永再报警鱼死网破不迟,但有一点儿,林春永不能再去找黄菲菲了,不然就算是新账。

林春永差点吐血,捅了这么大篓子,他就是个流氓也没心思再去找黄菲菲了,下半身再怎么重要,也重要不过安稳地活着。

也没别的招,林春永只能忍着心头滴血的懊悔和心疼把三万块钱打了过去。

然后林春永最后一次给黄菲菲打了电话,说这事儿好像被他老婆发觉了,他不能再去了。林春永说老婆性子也挺倔,万一回头闹起来,黄菲菲老公知道了麻烦。

倒是也把黄菲菲吓住了,埋怨林春永怎么那么不小心,怎么就让老婆知道了呢?

林春永哪有心思再解释自己的谎言,只让黄菲菲日后自己也小心着些,把电话给挂了。

7

林春永就这么被突如其来的艳遇狠狠宠了一把又狠狠吓了一把之后,跟黄菲菲断了。

好在黄菲菲也没再继续找他。

但找不找的,林春永都顾不上了,林春永接下来要做到的,是靠着手上那点儿小技术到处托人接外活儿。

也开始没命地推销公司里的管子、阀门燃气灶什么的好挣钱还账。

林永春接下来所有的加班,都是千真万确地在霹雳吧啦地留着滚烫的汗珠子在加班。在为下半身那些日子的欢愉付出代价。

每个汗珠子里,都流着林春永莫名地懊悔,对自己,对狗男女关系。

反倒是韩佳有些心疼他,一天晚上,林春永赶了个琐碎又不挣钱的活儿,九点多才回来,饭也没吃就躺沙发上了,韩佳说也别那么拼了,虽然咱家没钱,可也过得下去。

林春永只能讪讪地强颜欢笑地说,不是想多赚点让儿子去个好中学么,万一考不上呢——加班是要挣钱的,挣钱是要上缴的,所以林春永的外快,只能有一半用来还账。

每次想到这一层,林春永想死的心都有。

韩佳还是去给林春永煮了碗面。

陪着林春永吃面的时候,韩佳说刚在法治频道看了个案例挺奇葩的,一个女的到处勾搭男人,然后再让小区保安盯梢拍照,合伙敲诈,结果有个男的没钱给报了案,女的被逮起来了。

林春永手一抖筷子差点儿掉了。

韩佳说你咋了?

林春永掩饰心里的凌乱,说真是啥事儿都有。

韩佳说可不?那女的其实没老公,但跟那些男人说她老公在外地打工,骗了一个又一个,不到一年就敲诈了几十万呢。

林春永的心直接凉到了底。

8

林春永那晚在手机上搜索到了韩佳说的那个案例。

果然是。

但当事人并不是黄菲菲,而是外地某个城市一个女人。可是……过程跟林春永和黄菲菲几乎雷同,不同的是,那些男人,有送水的,送快递的,送外卖的,修水管的……跟黄菲菲,是一个路子。林春永几乎可以完全确定,原来他是被黄菲菲耍了。

那种第一次见面就能滚地板的女人,他该想到的。

可哑巴吃黄连,林春永只能是懊悔又加了一层。

他也不恨黄菲菲了,他恨自己。恨他自己狗东西没脑子,为了下半身那点儿乐子,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好在韩佳不知情,不然没准老婆孩子都保不住了。

剁了命根子不现实,那天晚上林春永都想剁个手指头明志——这辈子,再不乱碰女人了。

韩佳也知道林春永这辈子不会再乱碰女人了。

几个小时前,韩佳看了那个案例后也冷笑了半天,原来真是有巧合,这一棍子,算是把林春永发情的心给砸得死死的了。

但这件事儿上,林春永还是真冤枉黄菲菲了。

黄菲菲从头到尾,就是个饥渴的女人,找上林春永,就是为了解决身体的饥渴。

敲诈林春永的,是韩佳。

男人的身体走了私,哪有老婆感觉不出来的?

9

察觉真相后,当时韩佳也真想了把林春永的命根子剁下来。

但那不现实,撕破脸离婚,韩佳也没想。儿子正小升初关键时候,对林春永感情又深,而林春永除了这档子烂事,其他也没啥。

思来想去,韩佳觉得不光得断了林春永跟黄菲菲,还得彻底断了林春永出轨的念头。得让他知道这件事跟燃气泄漏的后果差不多,得要他半条命他才能长记性。

后来韩佳就想了这招,找人办了个新卡,用几个所谓证据,敲了林春永三万块钱。

三万块,是韩佳仔细想了才决定的数字,第一,数目不是大得要死,林春永不会报警,不敢跟她要,并且也不至于去借高利贷。但三万块数目对林春永也不小,借了,就得下死力气想办法挣钱去还。

又怕韩佳知道真相,还要不断撒谎。

这会让林春永因为心力交瘁而懊悔。

然后韩佳也没想凑巧新闻里又出了这档子案例,索性又给林春永的懊悔万分添了一把火,让林春永知道外头的女人可能有乐子,但更有可能是陷阱,让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当然离婚也未尝不可,一是对儿子的伤害太大;再者,韩佳也不知道下一个人会不会品德高尚,能用上半身管住下半身。

以韩佳对男人的了解,这大概跟买彩票中奖的概率差不多。与其在赌下一个会不一样,还不如把林春永修理利索。

——完——

** 本文版权为本公众号所有,欢迎转发朋友圈。但,抄袭、洗稿、擅自改编音频视频等侵权行为,本号一经发现,追责到底**

今日好物推荐

【芭莎红面膜保暖衣】保暖保湿两不误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会呼吸的蜂巢暖宫内裤,承包你整个秋冬!

石墨烯暖宫内裤
蜂巢恒温暖腹  告别宫寒
手托式设计  打造高腰线蜜桃臀
活动价只需:59元四条

点击下方链接购买▼


推荐阅读:
穿破洞袜子的男人不能睡
她宁可独守空房也不让老公近身
婚外情里打滚过的男女
这欢情有如朝露
睡觉的时机
骗炮有风险




  如果喜欢,记得点“赞”和“在看”



原文链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ll Now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