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OFFICE OF AHN AND SINOWITZ

Blogs

我生孩子时,同室产妇叫声太骚,老公竟然起了生理反应,后面的事超出我的认知

宝宝们中午好呀,我是小白~Image产科是面照妖镜,照尽世间百态,女主人公小敏分娩时,她老公却起了不该有的龌龊心思……

01.老公在网上撩骚被我发现了。他跟那个小三说我在床上从不主动,说我像条烂鱼一样。这把我气着了。

我对他冷淡,那是因为他重男轻女,在我生下女儿后就一直劝我生二胎,给他生个儿子。我跟他闹到了离婚的地方,但双方父母都劝我,加上女儿还小,他也只是撩骚,没有肉体上的出轨,我最终就还是原谅他了。

但没多久我公婆跟我妈就知道了这件事,她们都想劝我生二胎,留住我老公的心,这让我不胜其烦。

也不知道公婆私下是怎么给女儿洗脑的,没两天,三岁半的女儿也跟我说想要一个弟弟或妹妹作伴。看着她天真又期待的眼神,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拒绝的话。老公也像转性了一样,这些天回到家都主动帮忙分担家务,还会陪女儿玩,给女儿讲睡前故事,哄她睡觉。家里重新有了欢笑声,一切似乎在慢慢变好。

尤其是我爸生病住院那段时间,老公下班后就到医院接班,晚上睡在医院陪夜,病房夜里不太安静,老公没睡好,看着他眼睛都熬红,人也消瘦了不少,我忍不住心软了,谁不想要一个完整和谐的家庭呢。

我试探着问他,如果二胎还是生了个女儿怎么办?老公说那也没办法,但无论男女,多生一个,女儿也没有那么寂寞,以后养老的压力也不用全部压在她一个人头上。这话让我踏实了不少,考虑再三,我同意生二胎。

老公很开心,一再表示自己肯定会帮忙带孩子,干活也更起劲了,虽然他的劳动成果还不能完全达到我的标准,比如拖地总是拖眼睛容易看到的客厅,房间就拖得很随便,甚至偷偷略过。

但对比以前他的甩手掌柜,还是有很大进步的,我安慰自己不要太心急要求太高。

02.备孕了两个月,我怀孕了。

老公比第一次当爸爸还激动,给我买了一大堆保养品。

我早期孕反严重,老公更是承担了大部分家务,我很欣慰,他可能真的是成熟了。

怀孕四个月左右,老公明里暗里想说服我去给胎儿做性别鉴定,被我给拒绝了。

不过,我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个小男孩在梦里喊我妈妈,我有预感,这一胎,可能真的会是个男孩。

婆婆和我妈看着我的肚型,也都猜测怀的是男孩。这些话哄得老公无比开心,整个孕期,他对我都很上心,我也没有再发现过他跟异性有暧昧。

怀胎十月,在预产期后一周,胎儿都还没发动的迹象,为了安全期间,我办了入院。当时我爸身体不好,离不开我妈照顾,公婆来了我家,帮我照顾女儿。

老公拎着待产包陪我去医院。在病房待到宫口开三指,医生叫我去待产室,可以有一个家属陪产。

待产室里有五个待产妇,呼痛声此起彼伏,好在每个床位之间都有布帘隔开,避免了一些尴尬。

护士给我连接上胎心监护仪,老公可以从上面看到我在宫缩,提醒我坚持住。我要求上无痛,但医生少,各种忙,一直没人来给我打无痛。

在催促之下,医生也只能让我再等等,还安慰我说:“你这是二胎,一般没有头胎那么难生,用了无痛反而会延长产程。”

我有点被说服,头胎没打无痛我都熬过来了,说不定二胎真像医生说的会更顺利呢?加上目前的疼痛程度我还能忍受,再看看吧。

03.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疼痛开始明显加重,每次阵痛持续的时间变长,我的腰都酸痛得像要断掉,我不断做着深呼吸,试图缓解身体的痛疼和心里的紧张。

奇怪的是,老公变得越来越少话,有点心不在焉。在某次阵痛过去的间隙,我竟然发现他满脸陶醉,两眼放空。我很奇怪,问他:“你怎么了?”老公愣了一下,很快道:“老婆,你受苦了,我觉得你生孩子的孩子也很美。

”说着,他握着我的手,掌心带给我的温暖穿手掌传到我的心里,这样的情话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了。趁下一波阵痛还没来,我想下床活动活动。老公起身扶我,我穿鞋时无意中瞥见他的下身支起了小帐篷。

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我的心瞬间凉了半截,忍不住仔细回忆起老公之前的变化。

这时,我隔壁床的产妇又呻吟起来,呻吟声逐渐变大,进而痛呼出声:“嗯……啊……好痛!医生!我不行了!真的好痛!我忍不了了!我什么时候能打无痛啊?!”之前我听到别人的呻吟声都只有感同身受,根本不会多想。

可现在仔细想想,如果换一个环境,这种呻吟声就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尤其是她的声音本来就婉转娇柔。

果然,我留意到随着隔壁床的动静,老公的耳朵都红了,握着我的手也更加滚烫。

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哪有孕妇生产的样子还很美的,他之前都是睁眼说瞎话,根本就是对隔壁床的声音起了生理反应。

我怒火攻心,抬手一掌拍向他的下体,在他的痛呼声中,阵痛又向我袭来,我忍不住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

痛意和恨意让我越咬越深,老公虽然痛却不敢反抗,只能受着。

直到牙齿一阵血腥味传来,我才松口,眼泪忍不住哗啦啦地往下流,我恨恨到:“我真是脑抽了,竟然会为你这样的王八蛋生孩子!

”这时他也已经回过味来,知道我发现了他的龌龊心思,他眼神闪躲,耷拉着脑袋,不敢直视我。

这时医生过来给我做内检,说我开到五指了,再忍忍。我问什么时候打无痛,医生还是建议我不用打无痛,说麻醉药物多少都有点副作用,能不用就尽量别用吧。

如果没有发生老公这个插曲,说不定我真的会听医生的,觉得还能忍忍,打了有点亏。可当下我是一点都不想忍了,凭什么我在这里受苦受难,痛得死去活来,真正生产的时候还不知道会不会有意外和危险,而老公却根本不顾我死活,还有闲情逸致想那档子事。

我强烈而坚决要求打麻醉,医生也只能给我去安排。随着麻药打进身体,我感觉一下子从地狱到天堂,身体舒坦多了。之前阵痛消耗的体力和生气消耗的精神,让我顾不得老公,很快睡了过去。最后我是被护士叫醒,要送我去产房。

04.生产的过程很顺利,我平安生下了一个儿子。

听着娃响亮的哭声,我一边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一边在质疑我的婚姻,我的未来。从产房出来,老公对我说了一句老婆你受苦了,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儿子看,说不出的喜悦。我拿出手机,给闺蜜发了微信,言简意赅地让她帮我找家月子中心。

三天后,闺蜜来接我出院,我对老公说:“我不回家了,订了月子中心坐月子,等我出了月子,就离婚吧。”

老公一脸震惊,怪我小题大做。我不想跟他掰扯,抱着儿子上了闺蜜的车。老公一直追我追到月子中心,给我下跪认错。哀莫大于心死,无论老公怎么指天发誓,我都无动于衷。

他只得发动两边的父母当说客,老人轮流来劝我看在孩子的份上,再原谅他一次。

我当面很强硬,可独自一人时,仍不免心生迷茫,两个孩子还那么小,我真的忍心让他们从小就失去父亲吗?

可我自己的感受谁又能顾及?难道我要这样一直一忍再忍?这样的婚姻有什么意义?

离婚后,我一个人带着俩孩子,还能工作吗?没有收入又怎么养孩子?为今之计,最好就是等孩子大一点,她找好退路,有了工作和收入保障,再跟老公离婚。想清楚后,我一边不软不硬地稳住老公,允许他每周来探望儿子两次,一边泄愤地花着他的钱,来恢复自己的身体和填补精神上的痛苦。

老公虽然很肉疼大笔的支出,但他本着花钱消灾的念头,根本不敢怪我。

看着他每次讨好的样子,我都觉得恶心无比。可能有些人会看不起我这个样子,但成年人的世界,光发泄情绪只是爽一时,现实的利益得失,又有几个人能不去计较呢。

– End –

在最后的碎碎念: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人被产房的血淋淋吓得失去性欲,也有人像男主阿锋那样在产房起了生理反应,这样的男人真的太让人恶心了。当妈不容易,希望每个男人,都能善待自己的老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ll Now Button